睡工厂地板的Elon Musk

由于最近架构调整,导致我不得不亲自接管客服、对客服进行培训与梳理流程,确实我已经很多年没有一线去做业务管理了。当有点沮丧的时候,听到这样一则新闻:

Elon Musk回Tesla工厂睡地板去了!

当你以为那个钢铁侠,要把人类送上火星的偶像级人物,做的事情无比高大上的时候,你突然听说他也要回工厂亲自监工,亲自接管生产,并且口吐“Caz biz is hell”的时候,你就会释然:

创业的过程,最伟大的企业家,也并不全是你想像中的高大上,准则只有一个,哪里最需要他,他就会出现在哪里。

回顾三月

在无限长的时间里,变是常态,不变是非常态。但是在有限的时间里不变和渐变是常态,巨变是非常态。

三月即将过去了,每个月都过得很快,好像发生了很多事情,但好像有一些事情又只能用时间去积累,不能指望一下子就做出来。在这里,我贴一些照片出来,回顾一下我及我们公司的三月。

参观海关清关及分拣中心现场

不得不歌颂一下我党,整体流程还是非常规范、完善的,我国电子政务走在全世界的前列,没有之一。

新产品X会员卡开卖

才刚推1个小时就卖了1张,1天内卖了3张,在朋友圈感叹大概是全国卖得最贵的电商会员卡(京东Plus才200来块一年)

上海,开云集团眼镜订货会

受邀参会,接触到顶级奢侈品集团的订货模式

与Farfetch的VP Martin会面

这个准上市公司的高管给我印象非常精干、聪明,大家的商务谈判进程非常愉快,祝愿共赢。

纪梵希创始人高龄离世

上个月刚写完他的实体店,这个月他就走了,年轻时还挺帅。

参加Mr Porter设计师见面会

图中为澳洲的发蜡设计师Patrick,远赴香港与我们见面,一起身穿价值3W+的圣罗兰骑士夹克演绎牛仔很拽。

公司首次CEO分享会

技术宅出来讲述公司的过去和将来,还真不容易,希望可以坚持。

以正合,以奇胜,成功须走正道

无独有偶,上周在得知一些行业的较为浮躁的新闻当晚,就听到这一篇音频。其中这一段让我印象深刻。

《孙子兵法势篇》中讲:“凡战者,以正合,以奇胜。”

很多人误认为了这一句的意思是“出奇制胜”,但实际上的意思是:作战,先要把下面的兵排好,要排得不偏斜,合乎法则,这叫做正。如果这时你还有多余的兵力,你就赢了。

成功的第一要素是走正道。正是常态,奇是非常态。很多人总想着抄近路,喜欢弯道超车,但大师吴军是反对变道超车的说法,真正的F1赛车比较里面的人都知道,超车很少在弯道,而是在直道。只要车的性能好,车手的技术好,就能实现超车。华为超越朗讯、思科等公司,也是靠产品性能越做越好,价格便宜,没有别的手段。

如果我们认定未来是一个光明的未来,堂堂正正地打正规战,成功就是大概率事件。

共勉之。

大公司和创业公司的招人的区别

我还在2003年,当年网易风风火火地校招,丁磊也被东风吹上了天,于是我就没有考虑其它Offer最早一批就进去了。可是桀骜不驯的个性毕露,在2005年我就出来了,但可惜在很长一段时间我都没有找到自己的正确定位,而浪费了一些时间。

在大公司工作,对于一些才华横溢的同学,其实是被耽误了的。为什么?我们来听听吴军博士是怎么说的。虽然这个观点在之前已经有朋友提过,但从吴军老师的口中说出,无疑更有说服力。


软件从业人员数量增加的原因一方面是创业公司(Start Up)的数量在剧增,另一方面是大公司一直在招人,而它们招人的目的其实不同。 

创业公司招人是因为看到了IT产业格局正在发生变化,想赶上新的一次浪潮,这个可以理解。而大公司招人并非是因为有多少事情可以做,而是出于防御性的考虑

新年的时候,我参加了一个Google、苹果、亚马逊和Facebook等主管们的聚会,大家一个普遍的认同是,招的人太多了。这几家大公司这么做的原因是通过把最好的人都招来,防止有新的、能够在近期威胁到它们的创业公司快速发展。今天在硅谷地区,小公司招人是非常困难的,以至于不再像2000年前后不断有能够颠覆行业的新公司出现。今天即便是那些所谓的独角兽,也威胁不到上面几家公司的业务。这种情况在中国也差不多,在一段时期内,强者恒强的情况不可避免。

可怕的防御性考虑,但对大公司而言又无疑是最无可厚非的正确做法。高薪厚禄,钱多活少,优厚的条件让创业公司招人难上加难,但其实对个人成长是相当不利。做惯了家猪,那要是对当前诱惑多不Care,对未来多有信心的人才敢跳出来做野猪?

我真心希望如果您想成为野猪,真可以考虑一下我们,加入创业型团队,为赶上下一次IT产业格局变化,下一次新的浪潮而奋斗。

Elon Musk的雄图伟略

2017年,我相信在媒体上被关注得最多的先锋企业家无疑就是Elon Musk了,没有之一。

这个被称为钢铁侠的男人,随着上年他的重型猎鹰火箭发射成功,大家才发现这个近似疯狂,在操心着人类未来的男人原来并没有讲大话。我认为他已经成为了继乔布斯之后的下一位传奇式人物。

除了他的SpaceX公司,他更出名的,离大众更近的公司其实是他的Tesla。最近在商业课程学习中讲到Tesla从创办开始的故事,才知道这不只是一家电动车公司和商业公司那么简单。表面成功的商业背后,其实同样是他关注着人类未来的雄图伟略

我这里贴出关于马斯克的两封公开信,及一些小背景,以帮助你更好的理解这个人物。

Continue reading Elon Musk的雄图伟略

鸡尾酒会投资哲学

股神彼得・林奇曾用鸡尾酒会的四个场景描绘他投资的哲学方法。

场景一:当人们在酒会上知道你是投资人,却没有人愿意和你谈起股票,他们宁可围着牙医讨论牙齿保健时,说明股市可能上涨。

场景二:当股市从前面一个阶段涨了15%,但是人们宁愿和你讲它的风险,而不是未来的收益时,说明大部分人还没有看到股市的潜力。

场景三:在股市持续上涨一段时间后,当酒会上的人们知道你是投资人后,就开始围着你转,而过去酒会上的明星们也跑来凑热闹时,说明股市有点过热了。

场景四:当酒会上的其他人反而向你这个专业投资人推荐股票时,下跌就要来临了。


相当有趣。结论有二:

一、任何为大众所知的信息,在投资上都是没有价值的。

二、当昨天搞房地产的老板都跟我说想投资区块链,想买比特币的时候,我就知道这个概念在当前已经过热了。

区块链,比特币,ICO到底是什么?

这段时间,如果你对这三个名词没有了解,可能会感觉被社会所抛弃了。但其实,即使你耳有所闻,你能用一句话说清楚这三个概念吗?

没什么神秘的,待我娓娓道来。

区块链 – Blockchain

— 加密分布式记帐系统

关键字:加密、分布式、记帐系统

我们原来的数字世界基本是用集中式系统架构构成的。比如你的银行存款和纪录,不过是在中央服务器里面的一条条数据库记录;即时可能有N多的主备服务器组成,但仍然有被中央修改的可能性。最可怕的是,这种修改,除了银行自己(或篡改者),你无从考究,无法验证,你只能寄予信任。

但如果你有记帐的习惯,你可以自己有一本帐本,然后把自已的每一笔收支记下来,再和银行的收支记录进行对碰。如果一旦有出入,其实你还是很难说清楚是你的问题还是银行的问题。

好了,区块链技术只是用来解决这个问题的。服务器不再是中央集权管理,而可以和可能是分布于全世界各地的,属于不同个人/机构/组织的。每一台电脑只要安装相应的软件,就可以变成这个“链”里面的一个节点。

那你会问了,我的银行记录在每一台电脑上都有,那岂不是很不安全?

错了,恰恰相反。首先,不要忘记了“加密”这个关键字。计算机的加密技术,其实已经发展到很完善成熟的地步,另外有很多加密方法是不可逆的。(就像我们初级程序员用得最多的MD5)。在每个计算机节点里储存的,只是一串任何人都无法可以直接得到的字符。

那安全在哪里?就是当计算机越来越多的时候,你篡改的机率几乎为零。如果你篡改了自己计算机的记录呢?不好意思,没有作用,除非你有本事说服并修改全网51%以上素不相识的计算机节点。

区块链可以解决很多信任问题,并且不需要中间人。可能我们的未来,不再需要支付宝这样的担保中介,甚至银行这样的交易中心也将式微。

比特币 – Bitcoin

— 金本位制的数字货币

讲起货币,他本身的功能就是交易和流通,在古时候,人们会拿黄金来做交易流通,因此黄金就成了货币。而像铜铁锌等之所以没有成为货币,是因为人们没有选择他,因此他们只能作为商品。

黄金之所以能在很长一段时间能成为人民公认的货币,乃至各国的央行发行纸币都和黄金挂钩,就是因为大家认为黄金存量稳定,不会轻易超发。这和比特币是很像的:总量固定只有2100万个,而且越到后面,就越难“挖”到。

比特币和黄金一样,本身并没有实际意义。他的发明人中本聪让他拥有了很像黄金一样的获得方式:在网络中每隔10分钟会有一道数学题被扔到网络中,大家比赛,看谁算得快,算得最快的计算机就能“挖”到一定数量的比特币,这就是俗称的挖矿。

那这种金本位制(即是总量固定)是否就一定好呢?不一定。美国总结罗斯福在1933年取消了金本制,改成用国家信用作担保,就是因为这种货币制度大大限制了经济的发展。你想想,黄金的总量就那么多了,如果外面的生产经济值是越来越大的,流通需求就越来越大,但有钱人故意屯起来不交易,就会导致黄金越贵。这样子将大大阻碍经济的发展。干什么都不如屯黄金,炒黄金,那还哪有人有心工作?就也是目前比特币暴涨的根本原因。因此目前发展中国家都是普遍使用超发,通货膨涨的方式来刺激经济的。但是如果一旦增发过份超量,也会导致国家信用破产,货币崩溃,因此央行还真不容易做。

ICO – Initial Coin Offering

— 首次代币发售

如果说比特币好比数字货币里面的黄金,除了流通交易外没有实质的价值,那像以太坊那样的基于区块链的应用社区,其下的以太币就有一个实质性的对服务的分配与支付的权利价值。以太坊在2014年开始运作,没有走传统的股票募集资金方式(IPO),而是采用创新的使用代币来代替股票来募集资金的方式。你只要在这个社区上有贡献,就有代币;如果你需要购买这个社区的服务,也只能用代币;当这个社区上的服务越稀缺,但代币的发行和总量又是严格控制的时候,就会越来越贵。在项目上马初期,因为需要资金,因此也可以让对项目未来看好的人,用资金买入代币,未来换取社区内的服务或者等待增值。这个就是ICO。

ICO是一种高效的、新型的、创新的融资方式。去中心化是大势所趋,ICO跳过了证监会、投资银行等中间机构,因此会显得高效、费用低、完全市场化运作、融资灵活。但任何金融工具都有两面性,工具本身是中立的,但工具一旦去到邪恶的人手中,就会变了样,近段时间因为这股风太凶,借ICO圈钱的人和组织实在太多,因此国家不得不紧急叫停,也导致这个词仿佛变成了圈钱的代名词,闻词色变。


无论如何,区块链、比特币、ICO其实是一种社会的非凡的进步。泡沫过后终究会回归价值,潮起潮落坚硬的石头还是会最终露出。

租房VS买房,中国的楼市在高点吗?

对于租房和买房,很多人包括我都曾经觉得,现在的房价那么贵,租售比达到60多倍,那就租好了,干吗要买呢?租60多年才刚抵上房价,产权也只有70年。

最近听北大徐教授的课程,方才恍然大悟,这是个错误的观点。

大城市的房租增长是很快的

按照历史数据,2010-2016年,房租每年在以6%以上的幅度在上涨;上海则每年以11%在增长,7年时间翻了1倍多。以北京为例,一个六七十平米的小房子,现在租金达到六七千,但在六七年前,也就是两三千的水平。

这样的增速是很恐怖的,你若想租一辈子的房子,几十年后你会发现,租金贵得惊人。比如你现在的房子租6000,每年增长6%,明年涨360元,后年涨380元。表面上看起来不多,但是70年后呢,租金是多少?拿计算器简单算一下,结果是334,000!注意,这是月租金。年租金是多少?401万。看到这数字,实在吓了一跳。

其实这是全世界的现象。战后这70年,发达国家的大城市的房租增速都在6%以上。一方面,这是供需双重刚性的市场决定的;很多人不停地涌入大城市,没房子只能租房住,而给定地段的房子就那么多,增加非常慢。另一方面,也是恩格尔定律决定的。

算清这笔帐,到底租便宜还是买便宜?

假设你租一个小房子,月租金是6000块,年租金是7万2,而售价是432万,租售比是整整60倍。如果你租30年房,一共需要付租金569万;如果你用30%的首付并且30年还清的话,一共是603万。

咋一看,你会觉得,30年房贷会比30年租房多了34万;但是,租房的还是要继续租房,如果你买了下来,30年后你就多了一套房子!而这个房子,就是你的净资产,价值最少也在千万以上。那么这样一说,租和买的差别至少是千万级的。

这就叫累计增长,这种缓慢的累计增长力量是很恐怖的。同时也解释了为什么现在的房子租售比那么高。如果你忽视房租的快速增长,可能会觉得房价高;但是,如果你考虑了房租的快速增长进去,其实就不高了。这个和股票的原理是一样的。高PE值,其实是对房租未来高增长的提前反应。

买房具有抗通涨的属性

房租增速还会受到通货膨胀的影响。二战后的七十年来,发达国家的平均年通胀在4.3%左右,70年间物价上涨了20倍。而像日元、韩元的大货币面值,就是连续几十年的高通胀导致的。租房除了面临不断的租金上涨,遇到恶性通胀的话,房租涨得会更快。如果买房,就把未来很多年的租金上涨和通货膨胀的风险一下子买断了。所以说,买房子是抗通胀的。

租房的原则:便利原则

可能你还会问,我已经明白了,但是现实是,我实在买不起,必须租,怎么办呢?这是个好问题,也是个很现实的问题,我们必须面对现实。怎么办?你要先租,以后有条件再买。

在租的时候,你要遵循一个便利原则,就是租的房子要便于你的职业发展收入增加。比如你是个化妆师,事业刚起步,对你而言,如果住在一个交通便利的地方,这样客户一打电话,你马上就能到,就可以更好的开展工作。如果你要到公司上班,那租在公司附近,每天起码能省出1个多小时,用这个时间无论休息还是学习还是做更多的工作,都是一种对自己的投资。长期来看,投资自己是最好的投资。

如果租得偏远,上班交通堵塞不便浪费时间影响工作效率,不利于工作也不利于休息,时间和精力浪费在来回的奔波上,省了租金,但浪费了职场发展的机会,这才是最大的浪费。


综上所述,中国的楼市是否在高点其实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必须铆足干劲从租房变成买房。加油年轻人。

创业公司是个人英雄主义的温床

春节与朋友聚会,听到朋友间传闻某大神的一句“神言”:

凡事必有关键人物,凡人必有利益诉求。

无独有偶,在看一个HR大神写的一篇文章里,提到这样一句话:

有时一两个核心人才的加盟,确实可以起到起死回生的作用,所以人才的估值逻辑和估值体系是完全不同的。 

更多节选:

为什么说创业公司不该有雇不起的人、大公司反而会有更多的“雇不起”?

创业公司“雇不起人”的原因是什么?

1.人才定位不清

就像上面提到的案例,你一个20人的公司,非得想要一个资深的HRD,你让人家过来解决什么问题啊?人家要你个大几十万,你给不起,你说这是钱的事情吗?

你一个仅仅50万用户的APP,非得找一个大数据和高并发领域的大拿,人家要你一百万,你跟人各种砍价,要脸么?这哪是钱可以解决的问题? 

2.自己的事情没有想清楚,妄想来了一个高人,你的问题就迎刃而解了

前天见了一个之前的候选人,这两年创业,虽然做败了,但对于失败的原因反省那叫一个犀利深刻,远比那些所谓的“创业成功者”在成功之后的鸡汤有益得多。他就有一句话:所有的创业项目没有会因为钱的问题失败的,如果你认为是钱的问题,那就说明你对你所做的事情根本就没想清楚。

同样的话我完全可以用在人才引进上——所有的人才问题都不是给不给得起钱的问题,而是你对于这个人如何给你带来价值以及带来多少价值根本没有概念。你如果把自己的事想清楚了,知道什么人来了能给你带来正向的价值,那么即使手头钱不够,借钱来雇人都是值得的。这就像如果你知道一支股票稳赚不赔,你会不会借钱去买是一样简单的命题。所以基于这点,我才会说,创业公司就不该有雇不起的人。

你雇不起柳甄,不应该是因为她的价格高,而只应该是你判断她过来不能创造出正向的价值。有传闻说柳甄去到今日头条会负责资本运作,她在那里负责的至少该是几亿美金的盘子,你一家早期公司雇了她,最多就是解决个百万美元级别的融资,无论对你对她,当然不值了。

3.用不起,还是不会用

很多老板在决策高成本人才的时候手都会哆嗦,这与其说是你在为这样的成本含糊,倒不如说是你对于如何能从这样的候选人身上挣到钱没有信心。你如果很有把握把牛人搞过来并能帮你解决一个或几个有价值的问题,你在决策时就不会那么纠结。所以这是如何用人,并从当中“榨取剩余价值”的过程,和用不用得起也没太大关系。

确实有很多的创始人请来了一只会生金蛋的母鸡,但非得把这只鸡炖汤喝,美名其曰“价值认同”,这不但是对这只鸡的摧残,也是对整体社会人才资源的浪费。

大公司反而会有更多的“雇不起”的时候

公司大了,员工的个体价值会下降,除非是那种天才型的选手,否则没有什么人是不可或缺的。因此整体的体系会显得更加重要,既然是一个整体,薪资的横向平衡就是重要的考量因素了,因此当某个人的薪资要求明显高过公司所规定的界限时,只能是放弃。而且公司那么大的体量,某个人牛不牛逼,能不能干,对于整体所产生的作用是基本可以忽略不计的。况且,你不来,有的是人愿意来,雇主品牌在那儿呢,总会有人来投入大熔炉的。

创业公司是个人英雄主义的温床,有时一两个核心人才的加盟,确实可以起到起死回生的作用,所以人才的估值逻辑和估值体系是完全不同的。
你要来西洋汇一试成为下一位个人英雄吗?
来自:http://www.jiemian.com/article/958921.html

Givenchy:简约而优雅的奢华

时装界的每个品牌,即是每个设计师的作品,其实都代表着一种风格,更贴合地来说,是一种关于生活的态度。

今天我来谈谈Givenchy。源自我看到的并拍下来的这一幕:

当我走进广州IGC商场新开的这家Givenchy,我惊呆了。没有任何多余的修饰,所有都是最简单的。光管天花板,水泥地面,没有模特和陈列技巧,只有最普通的挂衣架。

大概这就是对这个品牌最好的表达。

来自百度百科

品牌标识

其标记是4个“G”字母的变形组和黑体字GⅣENCHY字样,堪称Givenchy的金字招牌。经典、高贵、时髦,这就是被称为法国时装界的绅士的Givenchy的风格所在。

1952年,纪梵希这个品牌在法国正式诞生。它是以其创始人、第一位首席设计师休伯特·德·纪梵希(Hubert de Givenchy)命名的。几十年来,这一品牌一直保持着“优雅的风格”,在时装界几乎成了“优雅”的代名词。而纪梵希本人在任何场合出现总是一副儒雅气度和爽洁不俗的外形,因而被誉为“时装界的绅士”。直到1995年7月11日纪梵希在他的最后一次高级时装发布会后宣告引退。纪梵希的这台展示会是空前的,也是令人难忘的。“时尚、简洁、女性化”——人们在他塑造的活泼而优雅的女性形象中重温了这一品牌多年来的风格本质。

品牌特色

以华贵典雅的产品风格享誉时尚界三十余年的Givenchy,一直是时装界中的翘楚。Givenchy的4G标志分别代表古典 (Genteel)、优雅 (Grace)、愉悦 (Gaiety)以及Givenchy,这是当初法国设计大师Hubert de Givenchy创立Givenchy时所赋予的品牌精神。时至今日,虽历经不同的设计师,但Givenchy的4G精神却未曾变动过。

要看Givenchy的设计,可从经典美女奥黛丽·赫本身上反映出来。Givenchy与奥黛丽·赫本相识于1953年,从单纯的主顾关系,因为相互欣赏彼此的才华而进展成好朋友。随后四十年的时间里,Givenchy不但为赫本设计日常衣饰,同时也负责设计赫本在电影中所穿的服装,包括《罗马假日》、《珠光宝气》、《甜姐儿》与《偷龙转凤》等。

而1957年推出的L’lnterdit香水更是特别为赫本设计的。Givenchy那种华贵典雅的风格,或多或少是其个性的反映。爽朗谦和,再加上法国人的浪漫深情,令Givenchy赢得“服装界彬彬绅士”的美誉。他曾说:“真正的美是来自对传统的尊重,以及对古典主义的仰慕”,这句话也准确地描绘出他是一个完美主义者,也是其设计的精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