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的产品是什么

这是我现在用的手机:

自从我今年用上了这台手机,经常会收到各种诟病和质疑:

作为一个CEO,你干吗用一个粉红色的手机?

因为,我实在没有动力去炫耀性消费iPhone几了,我只需要一个能用、好用、携带方便、单手打字、摔爆屏不心疼的通讯工具。

(是的,之前我用了iPhone6s一年,摔爆屏两次,第二次后就直接充公了。)

iPhoneSE,正好满足了我全部需要。

屏幕不嫌小吗?

一开始从6s回到SE是有些不习惯,但1个月后就无问题了。因为我基本上电脑不离身,(我依然是个Programmer),所以方便单手打字对我而言更重要。

但为什么要用粉红色?

不好意思,那不是粉红色,那是玫瑰金。因为,在京东上,玫瑰金最便宜,货也最足,本来我是想买深空灰的,但一直缺货。

当时王璨(一位前员工)还说:玫瑰金好啊,让人家一眼就知道你的是SE而不是5s。

但不好意思,那并不是我的需求,我不需要通过手机去证明什么,我要的就是工具。

但这次,iPhoneX让我重新焕起了购置的需求。

先来分析一下这个产品的定价。苹果无疑现在更成熟了,接近1万元的定价,让这个产品能产生“凡勃伦效应”,我觉得这可能是大部分人强烈希望拥有这台手机的重要原因。但对于我而言,不是。

最吸引我的功能,其实是FaceID。

这个功能一再被网友调侃,比如,晚上睡觉要蒙着脸等等。但段子归段子,这不能阻挠iPhoneX因为拥有了这个功能而成为一个伟大的产品。

讲为什么这是个伟大的产品之前,我们先来看看苹果这几年的一些革新进化。

包括,Mac电脑最早淘汰软驱,到淘汰光驱,去掉网口,到最新的Macbook连USB口也淘汰掉了。

包括,淘汰到3.5mm耳机,再到推出Airpods(无线耳机,虽然定价高达过千)。

包括,最新发布的Apple Watch 3,连sim卡也不需要,也不需要依赖iPhone,可以直接连网了。前几天我去苹果专卖店,发现卖得非常火爆。有商业评论家甚至说,Apple Watch是要威胁自家皇牌产品iPhone的地位吗?

这些进化无一例外说明了什么?

是的,东西正在越来越少。少,即是多。

好的产品,最高境界正是让你察觉不到使用的存在。iPhone从最早的密码解锁,到TouchID解锁,再到现在只要“望一眼便解锁”,正是在让你越来越察觉不到“解锁”的存在。

大道至简。这也是深泽直人提到的“无意识设计”–用户不需要“想太多”,就能很自然地使用产品,不说明书。FaceID也是实现了这种体验。

乔纳森‧艾弗说了这么一段话:“十多年来,我们都希望能打造一个拥有整面屏幕的iPhone。它对让你在使用的时候完全沉浸其中,忘记了它的存在。”

“忘了它的存在”的英文原文是“disappeared”,正是“消失”的意思。所谓的消失,其实就是在整个使用过程中,工具或者媒介不刻意干扰用户,让用户可以专注在自己真正要做的事情上面。

你再仔细想想微信,是不是也是做到了这一点?大家总觉得微信很简单,好像没有做什么事情,甚至觉得没有什么功能,但他就是让我们改变了通讯习惯与方式,我们用微信,完全能专注于我们与朋友和世界的交流当中去。

而与之对立的,糟糕的产品,其中一个案例就是传统电视遥控器。你是否还记得你买回电视的第一件事,是不是就是要阅读产品说明书,其中大部分篇幅都是在告诉你这个遥控器上的每个按键有什么作用?

好的产品应该是:不需要说明书,非常低的学习成本,遵循当前人类的使用习惯,快速直达用户需求的实现。

好的代码应该是:不需要文档,不需要注释,通过好的命名方式及文件结构(遵循大部分程序员的认识及最新的开源规范),让团队成员都可以快速上手并修改。

对于西洋汇:好的产品其实不是指把人机交互的细节功能做到极致,作为一个渠道型产品,更重要的是,用户是否能通过足够少的步骤能快速找到他想要买或感兴趣的东西;东西的价格是否足够便宜(或者说让用户快速找到价格最优方案)。过分追求界面设计与交互细节,而忽视用户真正想要的内容层面,是我面试过大部分产品经理初哥所陷入的误区。

事实上,后者其实是更难的,试想,10年后,当所有手机都是“一眼望见便解锁”,它的背后,你知道其实是通过在屏幕背后布满了的红外相机、泛光照明灯、环境光传感器和点阵投影器等装置,同时历经手机在你脸上投射了超过30000个肉眼不可见光点,绘制出一专面部3D深度图,再进行比对等步骤,才实现出你认为是“理所当然”的功能吗?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