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扑克牌的启示

今天听到一个音频,关于打扑克的,很有意思,在此摘要分享。

音频内故事的女主角是一位国际顶尖的美女扑克手,名字叫安妮·杜克,里面的内容是她在职业牌手生涯中提炼出来的方法论。

Annie Duke,除了是一位全球前五的职业牌手,她同时还是一位心理学博士和作家

一、扑克牌相比棋类是一个信息不全的游戏,你必须在局限的信息内作出你的最佳决定,这和实际生活会更相近。

杜克发现,扑克牌和棋类运动是非常不一样的。下棋,无论是国际象棋还是围棋,所有的信息都是公开透明的,你知道对方有多少棋子,也知道可能会有多少种下法,也就是说,你是了解全盘信息的。但扑克牌不是,你掌握的信息永远是残缺、不全面的。如果下棋输了,很容易追溯到究竟是哪一步下错了,出了问题。但是打牌就不行,只能基于当下的信息做出目前最好的选择,但往往导致的结果是不可知的。这一点跟现实生活是很像的,都是信息残缺,但必须做出决定,只是现实生活比牌桌要复杂更多。

二、《不要让结果影响你的决定》。人类是讨厌随机的生物,人类总爱把结果和当前的决定绑定在一起,但在样本量不大的结果往往不能推断决定的正确性。

这里有一个非常有意思的例子。

现在有一枚硬币,有人要跟你玩一个游戏,猜硬币的正反面,你猜对了得两美金,猜错了输一美金,你玩不玩?

只要硬币是没有被人做过手脚的,你当然玩啊,因为你知道抛硬币正反面的概率各是50%,你的收益高于损失嘛。

但是,假如接下来抛了十次,你全都猜错了,你输掉了10美金,那你会不会觉得,一开始决定玩这个游戏,是一个糟糕的决定呢?

很多人觉得会,甚至会后悔。这种情况就是扑克术语里的,resulting。把最终的结果和一开始的判断联系得过于紧密,用结果反推判断。这其实是不对的。因为你的收益是大于损失的,所以要玩这个游戏的决定,依然是正确的,用很小的样本量来质疑当初的决定,是一个非常典型的思维陷阱。

为什么我们都是“结果论者”?

杜克说,之所以我们都是结果论者,习惯用结果来反推决定是否正确,是因为我们都希望能够理解和把控这个世界,我们无法接受的是一切东西都有随机性,人受不了随机性,所以总想因果,总想着能够识别出一种模式来。这样的方式在绝大部分的情况下是好的,帮助我们生存下来,让我们可以认清楚回家的路,记得住自己亲人的长相,但是反过来也会阻碍和影响我们的决定。

最后的结论与感受

我们无论是在打牌,还是在真正的生活,还是商业决定,都应该相信概率论,相信时间的洗礼和浪尽淘沙,不能以一次的得失和成败就动摇了自己的决定。做任何决定,只要往着更大概率可能成功的方向去做,就是一个好的决定,要坚定前行。

以上内容来源于《得到》音频《马徐骏#世界名刊速读》。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