量化交易:诺贝尔奖得主也会碰上的坑

提到量化交易,不得不提一下在对冲基金界的传奇式人物:西蒙斯。上年度看完一本生动如小说的投资书籍:《解读量化投资:西蒙斯用公式打败市场的故事》,并感觉热血沸腾,没想到用数学和程序可以做成一支全球年化收益率最高的基金。

最近在修读“得到”里面的课程:《香帅的北大金融学课》,刚好同样提到量化交易。所谓量化交易,就是在投资决策里面,完全不依赖于人类的感情和主观判断,把所有决策依据做成数学模型,完全依赖使用计算机实施投资策略的方法。下面我节选课程文章里的内容如下:

在1998年之前,量化交易界的代表:长期资本管理公司的业绩确实很好,当时年化收益率是32%,远远超过同行。但是到了1998年发生了一件事情,当年俄罗斯的卢布大幅贬值,然后大家在市场上就开始疯狂地抛售俄罗斯债券。

但是在长期资本管理公司的模型里边有一个假设,就是像俄罗斯这样的大国是不可能赖账,不可能赖账的。“天才”们就觉得是市场错了,所以他们不但不抛售,反而更加激进地买入俄罗斯债券,就想等着这个市场反弹大赚一笔。结果“黑天鹅”事件发生了。1998年8月17日,俄罗斯发表声明说,我们不再偿还任何债务。卢布当然就应声而落,长期资本管理公司一天就亏掉几亿美金,在一个月之后,这家天才云集的公司就被迫清盘了。

就像我刚才说的,量化交易把金融市场当作一个稳态结构,然后从历史数据中挖掘规律,利用高杠杆赚利润。但是金融市场不是天体世界,它归根到底是人的市场。金融市场的规律会被人性所影响,而人性中间的贪婪、恐惧、欲望都会随着市场情况的变化而变化。所以说金融市场的规律和人性是一个相互作用的动态过程,市场上很少有一成不变的规律,再厉害的模型也很难应对这种突如其来的规律变化。

在宽客们最风光的时代,这些天才们曾经质疑过巴菲特是不是已经属于过去的“老古董”了。但是经历了这次危机以后,像巴菲特这样的价值投资者仍然屹立不倒,还是受到市场的追捧。


我在北大有个特别聪明的博士生,2015年的时候他发现股指期货上有大小盘轮动的现象,所以他就和朋友一块设计了一个对冲量化策略,然后这个策略用2013年、2014年的数据测试特别完美,年化利率是70%,最大回撤控制在10%以下,非常地稳健。我记得在2015年3月份的时候,他们已经跟好几家金融机构在讨论募资的事项了,结果后来碰上了股灾,这事就搁下了。没想到股灾之后世界大变,首先是股指交易被限制,什么策略都没用了,而股指交易的限制放松之后再测试这个策略,它的收益率降得很低,波动率也变得很大。

道理很简单,因为股灾之后,整个A股市场的情绪和资金面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大小盘轮动这个效应也发生了很大的改变,所以这个事例其实不是孤立的。在2015年这种号称搞量化投资的私募基金大概死了300多家,这也就进一步地说明在我们这个市场上规律没有那么容易掌握,所以中国市场的量化交易、量化策略的风险可能比那些成熟的发达市场要更大,所以大家在投资的时候一定要非常地谨慎和小心。

对于上面的诊断,本班一位做投资超过10年的同学回应道:

文章观点较片面,有点以偏概全的误导,就好像巴菲特式的价值投资,也是有人行有人不行的,如量化交易领域的西蒙斯,量化交易几十年了依然业绩很好。文章作者其实并不很了解量化交易,起码是没有深入研究,其中一处说量化交易就是从历史数据去找规律然后执行,这是误解,是最低级的量化,历史中找到规律还要通过自由联想去推导未来大概率事件然后再科学下注(如凯利公式),才是更真实的量化。也就是说历史数据只是拿规律灵感的。西蒙斯现在的CEO就是搞语言学出身的,我猜想他们其中有模型是用了人群语音大数据,去看看最近哪个标的人们谈论更多,热钱流入就是等于价格推升,然后进行布局。

看来,还真一山还有一山高,各种文章或论断,都仅供参考。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