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Can’t Unsay

不能不说,不吐不快。

什么是产品思维

在讲这个题目之前,我们先来看看互联网人最需要的三种职能里的思维模型是怎么样的。

人如果一定要选自己的最强那一项,那可以在这三项里面挑出自己的最强项,分别是:逻辑、探索、同理心。

按我观察,大部分工程师,具备强逻辑,但都缺乏冒险、探索精神和不太具备同理心(因此被世人称为码农,工程师总给人木木的不说话的形象)。

而很多运营,会具备一定的同理心(当然也有部分不懂和人交往和沟通的运营),但是逻辑和系统思维能力却又太弱了。

所以还有一种分法,就是把人分为“运营”和“技术”两大类,把运营和服务合并起来。

那如果一个好运营也具备强逻辑能力呢?

那就是一个好的产品了。

当然也可以反过来,一个好技术也具备一定的探索和同理心能力的,也是个好产品,就像我。

产品思维之所以稀缺,除了在于要求是三种思维模型的混合体,还有一个很重要的点是:这三种能力都必须过得去,否则这个产品就会是摆设。

你看,既要全,又要精,是不是太难?这可能除了需要有一定天赋外,还要不断的提升自己。写过代码,做过设计,写过文章,做过演讲,那会不会是一个好的产品?

我觉得,这些都可以是修炼之路。

互联网产品经理思维模型

来自得到大学第43节课的课后作业

如今,产品经理在互联网行业是一个炙手可热、象征高薪的热门职位。西洋汇的简历池里面,产品实习生是最多的。那到底啥是产品经理?他底层的思维模型是什么?

我认为,产品经理,或者说他的思维模型,就是用户(运营)思维+工程(技术)思维的有机结合。

先来说说啥是技术思维和运营思维。

维度一:出发点

  • 技术思维:从“我能做什么”出发,只考虑我具备什么能力。
  • 运营思维:从“你需要什么”出发,只考虑用户需要什么。

维度二:逻辑性

  • 技术思维:强逻辑性,所有工程代码不外乎就是循环(foreach…)和判断(if..else..),没有半点模糊地带。
  • 运营思维:先要敢想,天马行空,通常逻辑上是模糊的。

维度三:确定性

  • 技术是个完全确定性的活,只要输入A,就能得到B。
  • 运营却是个充满不确定性的活,要不断去试,最后能不能成,什么时候能成,会有太多因素左右,导致不可控。比如:运营的一个号、一篇文章、一段视频突然火了,除了不断尝试之外,很多时候还得靠运气的降临。

你看,运营和技术就是水火不容的两个东西。因此,产品经理这个物种,就作为两种思维有机结合应运而生。如果没有产品经理岗,通常,运营和技术是无法达成良好的沟通,甚至会打架。

所以这就解释了,为什么这个岗位象征高薪而导致大家都趋之若鹜,因为要做好一个产品经理,实在是太难,太稀缺。

一个好的产品经理的思维有哪些要点?

我从上面3个维度来给出3条要点:

  1. 要从用户需求出发考虑问题,但同时要考虑技术工程实现的可能性,先选自己(组织)核心能力去组织MVP(最简可行产品)。
  2. 能够把零散的、弱逻辑性的用户需求,转换成能够让工程得以实现的强逻辑性表达。
  3. 要敢于冒险尝试,不要只做确定性的事情;通常一个产品火了或者一个运营策略成了,要靠不断地试。

所以你看,一个好的产品经理,不正是一家创业公司CEO要做的事情吗?

PS:给毕业生应聘产品岗的建议

产品岗就像MBA(没有工作经历的人是不适合读管理类课程的),没有任何技术或运营岗位的经验直接从事产品岗,其实是不知道能做成什么的。

我认为好的产品岗,首先要打磨精通其中一种思维模型。在此基础上,再努力向另外一个方向的思维模型学习、靠拢,最终目标是把两种不同的思维模型有机结合,融汇贯通。

流浪地球是部好电影吗?

我没有去电影院看过。

最近腾讯视频上有正版了,于是我在家里看完了。

看完只想说三个字:太假了。

怎么感觉和我高中时就看过的原著有太多的不一样呢?《科幻世界》里的作品,起码逻辑上是严谨的。

高中时我几乎每期必买科幻世界,刘慈欣那时侯还是个新晋科幻作家

我会有点怀疑,这样的科幻电影,会误导我们的祖国下一代的科学意识。

培养出科学思维,还是多听或多看“万维钢”比较好。

PS:在小时候,我其实更喜欢王晋康,我觉得他的作品更有深度和人文色彩,平均水平也更高。但一部《三体》,刘慈欣就火了;再来一部“流浪地球”电影,让刘更火。所以嘛,人生在世,还是挺看运气的。

罗永浩的理想主义与失败

之前对罗永浩了解甚少,读完这本书,终于知道了他的整个历程。

罗永浩是一个草根,凭借他对理想主义的坚持,通过演讲进行了放大,得到了无数年轻人的共鸣,形成了很大的影响力。他的这句话我其实十分欣赏:

通过干干净净赚钱让人相信干干净净的赚钱是可能的

即使在中国

怪不得我师傅冯华君(另外一个典型的理想主义者)这么喜欢他。但如果不是冯英年早逝,现在看到罗永浩的收场,会不会有所感慨:讲理想很容易,但面对现实地去实现理想,其实就不是那么容易了?

一路看过罗永浩2009、2010、2011、2012、2014的演讲,发现是一路一路的膨胀,不断地去突破和扩充不属于自己的边界,失败已成必然。刘润老师说得好:

有些人做生意赚到钱了,很多时候是因为他可能踩到了趋势的大潮上,自己却并不知晓。

倘若真的把事做成了,也得冷静地掂量一下自己,你的高度可能才175厘米,这个席卷过来的浪潮高度可能有100米。

这波浪潮汹涌而来之后,所有的浪都已经到了这个高度。

你可能是运气好,有的人则是后知后觉,无意之间踏上风口浪尖。

但你也应该搞明白,哪些是你的能力,哪些是机遇。

相信自己,也请敬畏产业。

共勉之。

总有一群不是那么安分的人

刚刚在朋友圈看了两篇文章,一篇是关于百度陆奇的离职,一篇是关于滴滴的程维。给我比较大感触的是后面那篇。

程维跟我是同届,一样的年龄。文章的标题是:《35岁身价165亿:为什么年轻时,要选难走的路》

他在高考时失利,只考到不如意的北京化工大学。但他接受了,因为,他可以终于可以从江西一个小镇到北京,来到世界的中心。

在他2004毕业第一年,一年内就换了6、7份工作。在我们现在的招聘看来,这个人似乎价值观不稳定,基本上职业就毁了。幸运的是,他直接闯到前台,居然被阿里收了。

在阿里做销售积累超过6、7年后,他毅然决定创业。花了9个月时间思考,他选定了互联网打车这个赛道:再一次证明,重视方向的选择,而非拘泥于点上的纠结,比什么都重要。

创业初期,程维花40%的时间在招聘上。他深知:项目是虚的,只有团队是实的。后来还有一件事挺让我感触。一融到资后,他马上拿240万(当时仅有100万美元,占了公司现金的几乎一半)把当时的CTO请走,重新换一个更加匹配的人选。后来能把高大上的柳青打动请回公司,也确实有他的一手。

读完他的故事,我觉得能在这个年龄有如此成就,除了运气的因素之外,其个人的眼光、格局、气魄确实也是必要非充分条件。再好的项目,如果在一个不靠谱的老大下面,也只会是糟蹋。

最后我想说的是,总有一群不安份的人,希望实现抱负,去挑战这些世人眼中的“成功者”。凭什么是他们,不能是我们?如果你是那么一群人中的一个,欢迎来撩。

睡工厂地板的Elon Musk

由于最近架构调整,导致我不得不亲自接管客服、对客服进行培训与梳理流程,确实我已经很多年没有一线去做业务管理了。当有点沮丧的时候,听到这样一则新闻:

Elon Musk回Tesla工厂睡地板去了!

当你以为那个钢铁侠,要把人类送上火星的偶像级人物,做的事情无比高大上的时候,你突然听说他也要回工厂亲自监工,亲自接管生产,并且口吐“Caz biz is hell”的时候,你就会释然:

创业的过程,最伟大的企业家,也并不全是你想像中的高大上,准则只有一个,哪里最需要他,他就会出现在哪里。

为什么Uber在中国干不过滴滴?

因为,Uber的网络效应,不是全局的网络效应。他不像淘宝、微信,网络效应是全局的。他各个城市(国家)之间,其实是相对隔离的,你在这个城市(国家)积累下来的网络效应,在另一个城市(国家) 又要重新战斗。试想一下,Uber在美国旧金山和硅谷地区如火如荼地发展,无数的司机和用户加入,但这对大洋彼岸的中国其实没有任何影响。所以中国的滴滴、快的,印度的Ola等这些公司可以迅速发展起来,和Uber打一场全球战争。类似的情况,还有共享单车。

想一想,对于Uber/共享单车来说,它可以迅速做大、在无数个城市快速复制、用钱来砸供需两端,但这也意味着别人也能这么做,构建出来的壁垒及护城河并不够强和坚固。回顾我在5月写的一篇关于共享单车格局的文章,在一年前,我会认为共享单车是个好项目;但一年后,我会认为这是个危险的项目,因为发展得太快,被其它人复制太容易。

另外一个问题,为什么AirBNB在全球基本上没有什么竞争对手?

因为它正是反过来:他的起步非常艰难,很难撬动资本来获得火箭式的增长。创始人一开始还得亲自去给房东家里拍照。而且它的城市扩张也比Uber更加复杂,毕竟住宿比起交通还是个复杂得多的事情。但这样建立起来的企业,壁垒是非常高的,因为其它人也要经历这样一个过程才能有自己的发展,但大多数人其实都是急功近利的

所以,很多时候,“慢”本身就是一种壁垒。不管是创业公司还是我们自己,很多时候快速行动固然重要,但是这个“生活哲学”却更让我心头为之一振:

高筑墙,广积粮,缓称王。

 

好的公司是什么

我现在还经常回顾我刚毕业时的职业生涯。

我会经常想,如果当时我自己能xxx,或者公司能给一个xxx的机会,那或许我在每一家公司的职业生涯就不至于那么短暂?

  • 如果可以,我当时最好的选择就是加入我现在的公司,那我就是如鱼得水,但那是科幻情节了。
  • 退而求其次,第一家公司网易,还算是最好的公司,因为跟我一起进去的人,不像我被动的随遇而安,他做到了通过自己的努力和争取跨越了障碍,得到了他想要的东西。
  • 而第二家公司三星,那纯粹当兼职,三心二意,不可能有什么大的发展。所以年轻人,还是少去弄乱七八糟的事情,应该全心全意投入到一份事业当中。
  • 第三家公司电讯盈科,应该是最差的公司了,因为下属不能和上司议价,争取事情,所有的东西都是自上而下的。在里面就是等待时间过去,自己变老。对的,他就是一家“国企”。

全球我觉得最棒的公司,应该是苹果和Google。是的,股价和公司市值就证明了这一点。而他们的管理,特别是Google,都是自古闻名的自下而上的。

首先他们里面的都是才华横溢的员工。这些员工都不是在被动的等待上司安排任务,机械地完成,而是能够自主推动事情的发展,并且实现自己的才华和抱负,而他们的上司和管理层,其实都只是在帮助他们做关键决策、明确目标、协调资源。

而传统的自上而下的管理公司,管理成本太高,人数将会成为瓶颈,最终会成为公司发展的障碍。好的员工得不到发挥的空间,也难以持久得到满足,最终会形成优汰劣胜。

因此,我是非常讨厌像“总”、“领导”、“老板”这样的称呼的,因为这些称呼充满了传统企业里面的“老板是权威”、“听领导的,说一不二”这样的自上而下的文化。我只是CEO,我是你们工作的伙伴,但并不能代表绝对的权威,我只对最后的决策负责。

在中国,最好的公司我认为还是腾讯、阿里、华为。前两家是中国市值最高的公司;华为还没有上市,但我感受过他的企业文化。

首先他们给出的薪酬够高,有足够的条件去筛选出才华横溢的员工(只是具备了条件增大概率,但两者绝对不划等号);其次他们有团队竞争的文化,保持作战单位足够小。

为什么网易和百度在后来会掉了队?归其根源,还是在人才管理战略上出了问题。十年前:我去过网易;我朋友去过百度;感觉不是差了一点点。最终差异的根源,还是老大的认知差异。

那什么才是好公司,或怎样才能加入好的公司?

我认为有两点:

  1. 你会是一个才华横溢的员工;
  2. 加入腾讯、阿里、华为(等)。如果机率太低,那加入像西洋汇这样的公司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至少,他正在努力,变成一家自下而上的好公司。我希望,你能成为其中努力的一份子。

连员工都服务不好,谈什么服务顾客!- 读西贝管理经有感

“西贝莜面村”对于生活在中国大中城市的花蜜而言,并不陌生。这家马上就要跨入“而立”之年的知名餐饮企业,员工幸福感很强,只缘于公司一条信条:连员工都服务不好,谈什么服务顾客!而服务好员工的最高境界就是成就人!在花老师“企业成长特训营”上,内蒙古西贝餐饮连锁有限责任公司总裁贾国慧和同学们交流时谈到:“花老师在企业成长特训营的第一课就深深地触动了我,并让我思考、行动。”当几位员工反馈鞋子不太舒服,从早到晚在店里走动脚疼,贾国慧听后是怎么思考和行动的?

对于现代的企业管理,以人为本、把人才放在第一位,已经是大家毋需多作争议的一个事实。每次看到知名企业家们的这些论断,总会激起我的各种共鸣感,比如,京东刘强东在央视,公开怒斥无法容忍员工宿舍为三人宿舍;海底捞张勇每个月给干部员工的父母发钱等。当然这是企业宣传软文的一种体现;但在另外一个层面,发自内心,其实企业家最大的成就感来源于员工的幸福感。

回想起大概在一年前,当时公司的外地员工开始多起来,每次看到他们来到公司还需要为找房子的事奔波,也因为对公司附近不熟悉而找不到理想的房子的时候,我就开始萌生要为员工规划员工宿舍的想法。我把这个想法和HR说,结果HR作完“调研”后告诉我一个小样本结论:没有必要,因为有同事说上班大家已经是那班人,不想下班也是那班人。我当时对这个结论挺生气的,你可以选择不需要,但不能因为个人的社交取向而忽略了其它有需要的外地同事。但后来影响让这个计划无法推进的还外部的阻力,因为很少像我们这种规模的公司去花时间筹划员工宿舍的,也导致执行人员没有去持续推进。

一年过去了,前不久和同事一起出差闲聊,说到谁坐几号线上班,上班坐车如何堵人,然后谁又为了省钱租房子租去了离公司有几个站的城中村等等。我听后觉得心塞,我当场就说,如果连落脚之地、上班的愉悦感都没有能得到很好的解决,谈何安心的工作?当即就想起西贝的这个信条,我们老是说要给顾客打造一流的顶尖的服务,但是如果连员工都服务不好,谈什么服务顾客!

附上文章原链,以监督共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