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Can’t Unsay

不能不说,不吐不快。

关于癌症与医疗的几个谬误

一、 与癌共存

这个口号很好,直击人性,加上人天生的阴谋论,在一片声讨放化疗的声浪中,很容易就被商业运作用来抓眼球。很可惜,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与癌共存”只是我们人类的一厢情愿,癌细胞之所以是癌症,就是他无休止的扩张直至宿主死亡,他有那么容易愿意与你共存吗?

各种癌症个体不同而千差万别,当然不排除一些个别案例确实做到了与癌症和平共处,但这是非常罕见的个例,甚至可以算是奇迹,我们可不能把希望寄望在小概率事件上,甚至认为这才是正确之道。

二、患癌症可耻,不要跟人说

前文提过,癌症的最大诱因其实是年龄,之后才是遗传基因、生活习惯等,其中有一个重要因素就是概率,即运气。就是说,即使你平时生活习惯很好,也是有机会患上癌症的。所以,患上癌症并不可耻,因为不代表任何事情。

癌症也不是不可治愈的,不代表绝症。只要及早发现,根治的可能很大。肠癌患者,I期的时候发现,五年存活率是97%。但如果IV期的时候才发现,五年存活率就只有17%。所以,越早发现,生存机会会越大得多,我们不单止不要忌讳谈癌,还要积极查癌,查出来就要积极干预。不要有“末日要来临,越晚知道越好”的想法。

不跟别人说,代表了对这个病的恐惧,无知,还有消极。其实现在随着人类寿命的延长,朋友身边的癌症患者也越来越多,说出来不单止是释然的表现,还可以多跟身边有经验的人交流,能获得更宝贵的知识、经验和资源,从而争取到更大的生存概率和机会。

三、付费高医疗资源就好

这是我为父亲初期治疗的一个误区,我满脑子就是市场经济,认为好的资源应该通过价格杠杆最优化配置,给予最需要的人,后来发现,医疗这个行业很特殊很敏感,他不是这样的。

一开始,我们住在中山六院雅和病区,那个是VIP环境,也是VIP收费,任何费用都三倍加收。我不在乎,我认为,收那么贵,肯定有他的道理,医疗资源肯定优先。后来才发现,没有,除了拍CT帮你插队,病房是星级酒店条件外,没啥好了,甚至,他的医生资源是落后的。为啥?他不属于某个专科,并没有权威的医生对这个“科”负责,医生都只是上来顺带看一下情况。后来我们住回肿瘤科的病房,环境虽挤,但却能经常看到医生。医疗图的是啥?医生的关注啊!但医生资源是有限的,在中国大环境下,医疗资源还确实不是纯市场经济、价高者得的,大家基本上都是要排队挂号,找医生,你不能指望你的钱比人家多,医生就要围着你来转。

用药也是一样,当然你经济条件好能用的药多就会有更多的机会,但不一定贵的药就是一定会更有效果。

四、看病一定要找熟人

这也是一个传统的认知,是我父亲刚发现是一位朋友告诉我的,后来发现也是误区。上面说过了,医疗资源很稀缺,但医生并不会“价高者得”,也不会因为你认识他就给你太多额外的关照,不认识就胡乱看一下,事实上,认识医生的人也很多,你能排第几?好的医生,敬业的医生还是占大多数。

正确的观念是:看病一定要看专业的,权威的,因为他们掌握的案例、数据最多,知识也是最前沿最更新的。术业有专攻,千万不要因为托了关系而去到小医院,或找到一个并不足够专科对口的医生来替代。老老实实挂号,认不认识医生,区别其实不大。

五、化疗是毒药

化疗的机制,杀敌一万,自损三千是共识,但把化疗过份妖魔化,是传统观念,是过去的影视作品给大家造成的误解。化疗虽然是“毒药”,但只要用之有度,配合其它药物,对人的损害是有限的,也是可以慢慢恢复的。

同时从另外一个逻辑看,我们也不要太低估我们人类千百年经验积累下来的智慧。你们想想,如果化疗真的只会损害人体,而收益不足,还会用到现在吗?之所以我们一直还在用,就是因为他还是一个很重要的治疗手段,收益大于损失。医生当然知道不可能靠打化疗来根治癌症,所以现在化疗很多时候是用来配合其它治疗的,比如手术前的缩小肿瘤,比如免疫治疗的增敏剂,再不行,也能有效延长有质量的生命,拖延时间,等到出来更有效的治疗手段,也是有足够收益的选择。

六、大医院经常会过度治疗

也是一个新闻看多了的阴谋论,而新闻报道的都是有戏剧性的小概率事件。事实上,现在医生(大医院)都会非常注意风险,没有谁会敢把不靠谱,高风险的方案用在病人身上。当你指标不过关的时候,你求医生打化疗,都没人敢给你打。

我们要做的就是找到一个权威的专业的医生,然后就相信他。医生比我们厉害的地方,就是他有很多案例、数据和经验,他肯定会比我们更能判断使用这个方案的收益风险比。而且医生肯定不会不知道,有质量的生活比什么都重要,苟延残喘的过活没有意义,对方案的选择决策,是不会只考虑盲目地延长生命的。


我们永远不要高估自己,而自入谬误。要有逻辑判断能力,相信科学统计的数据,相信专业,做一个通达明理之人。

一路走好,父亲

各位亲朋好友,大家好,我是杨灵。欢迎大家来参加我父亲杨活池先生的追悼送别仪式。我爸爸生前虽然只是一个普通人,也未算得上是世俗意义上的成功,但他一直以拥有一个快乐的人生,和完满的家庭为傲,他的开朗乐观、正直善良、热心助人也广泛被大家传颂,所以其实他已拥有了一个无比成功的人生。在今天,我希望分享他生前的两点精神。


一是他的人生态度。在对抗癌症的一年多时间里面,他乐观开朗,积极治疗,从未怨天尤人,一直相信能战胜病魔,也从未想过放弃,一直到最后一刻。

9月19日,在权威大医院已经没有办法的情况下,我们到肇庆鼎湖的民间中医,希望用偏方最后一搏,父亲当时已被发病危通知书,非常虚弱,吃饭、睡觉、走动都非常困难,但只要有一线希望,他就相信我,仍坚持坐了来回4小时车去见医生。当晚,我煮好中药送去,时间不够煮多了,面对一大碗中药,正常人都叫苦,对于当时满肚腹水的他更是艰难,医生说能喝下100ml已不错,但他二话不说,我一转头,他已喝完大半。那些中药,我们坚持吃到了最后。

最后一周我们在医院,我一直关注他的指标变化,和鼓励着他,他非常辛苦和难受,但每次听到我的鼓舞,他又重新振作,比如本来已经没有力气难以下咽的他,我鼓励他“不吃东西哪有力气对抗病魔!”,于是他又振作起来坚持比昨天吃更多的东西。医院的护工告诉我们,我父亲非常坚强,承受着么大的痛苦但都很少叫出来,连止痛针也没怎么打,最经常看到他的表情则是,咬紧牙关,坚忍不屈。

在他身上,我看到了对生命的敬畏,还有生命的可贵。我们在生者还有什么理由不好好珍惜生命,好好吃饭,好好睡觉,坚持锻炼,过好生活的每一天!

癌症这个疾病,科学统计上是一个衰老型疾病,他最大的发病诱因其实是年龄,之后才是遗传、生活习惯和运气。他目前的最好治疗手段,就是要及早发现,及早治疗。我爸爸直至发病,才第一次做肠镜,肠镜医生告诉我们,这个肿瘤这么大,长了起码10年8年,如果在这期间只要有一次检查,都有机会切除根治。

所以我在这里呼吁在座各位朋友,一定要做好癌症筛查,最简单的其中一个筛查就是肠镜,一定要根据自己的年龄还有医生的建议定期去做,不要以为自己身体好好这个病与我无关,不是的,我爸爸生前身体也好好,但疾病从天而降时,谁也挡不住。

推荐“菠萝”博士的《癌症‧真相》一书作为入门科普


二是他的父爱精神。父母对儿女无私的爱是人类最神奇最伟大的基因,而在他身上则体现得淋漓尽致。我爸爸对我无条件的爱,不时想起,仍让我滚动落泪。在他生病的艰难时刻,他首先想到的仍然是他的儿子妻子,而不是他自己。

8月6日,我携一家四口从贵州旅游回来,父亲二话不说不经我们同意就擅自到火车南站等侯接送我们回家,而那天,其实他已经开始发作让人痛不欲生的带状袍诊。

9月7日,我父亲已经开始病重,我把他送到急诊室渡过艰难的一晚。我趴在凳子上打盹,早上6点多醒来,虚弱的父亲一面心痛地看着我,然后第一句话,就是叫我赶快去吃早餐。他就是这样,每次在医院他最喜欢的就是赶我们快点走,更不需要我们陪夜,不希望增加我们的额外负担。他心中最关心的一直是别人,而辛苦则由他自己去承担。

9月27日凌晨,父亲平静地走了。他的离去,让我惋惜,从此世界上少了一个无条件为我付出,至疼惜关心我的人。没有你在身边的日子,我们要慢慢习惯,没有了你去为我操心维护家里的水电家务,我就要学会更加独立的照顾家庭。父亲,你放心,我已长大,已经自立,你天堂之路一路走好。

什么是产品思维

在讲这个题目之前,我们先来看看互联网人最需要的三种职能里的思维模型是怎么样的。

人如果一定要选自己的最强那一项,那可以在这三项里面挑出自己的最强项,分别是:逻辑、探索、同理心。

按我观察,大部分工程师,具备强逻辑,但都缺乏冒险、探索精神和不太具备同理心(因此被世人称为码农,工程师总给人木木的不说话的形象)。

而很多运营,会具备一定的同理心(当然也有部分不懂和人交往和沟通的运营),但是逻辑和系统思维能力却又太弱了。

所以还有一种分法,就是把人分为“运营”和“技术”两大类,把运营和服务合并起来。

那如果一个好运营也具备强逻辑能力呢?

那就是一个好的产品了。

当然也可以反过来,一个好技术也具备一定的探索和同理心能力的,也是个好产品,就像我。

产品思维之所以稀缺,除了在于要求是三种思维模型的混合体,还有一个很重要的点是:这三种能力都必须过得去,否则这个产品就会是摆设。

你看,既要全,又要精,是不是太难?这可能除了需要有一定天赋外,还要不断的提升自己。写过代码,做过设计,写过文章,做过演讲,那会不会是一个好的产品?

我觉得,这些都可以是修炼之路。

互联网产品经理思维模型

来自得到大学第43节课的课后作业

如今,产品经理在互联网行业是一个炙手可热、象征高薪的热门职位。西洋汇的简历池里面,产品实习生是最多的。那到底啥是产品经理?他底层的思维模型是什么?

我认为,产品经理,或者说他的思维模型,就是用户(运营)思维+工程(技术)思维的有机结合。

先来说说啥是技术思维和运营思维。

维度一:出发点

  • 技术思维:从“我能做什么”出发,只考虑我具备什么能力。
  • 运营思维:从“你需要什么”出发,只考虑用户需要什么。

维度二:逻辑性

  • 技术思维:强逻辑性,所有工程代码不外乎就是循环(foreach…)和判断(if..else..),没有半点模糊地带。
  • 运营思维:先要敢想,天马行空,通常逻辑上是模糊的。

维度三:确定性

  • 技术是个完全确定性的活,只要输入A,就能得到B。
  • 运营却是个充满不确定性的活,要不断去试,最后能不能成,什么时候能成,会有太多因素左右,导致不可控。比如:运营的一个号、一篇文章、一段视频突然火了,除了不断尝试之外,很多时候还得靠运气的降临。

你看,运营和技术就是水火不容的两个东西。因此,产品经理这个物种,就作为两种思维有机结合应运而生。如果没有产品经理岗,通常,运营和技术是无法达成良好的沟通,甚至会打架。

所以这就解释了,为什么这个岗位象征高薪而导致大家都趋之若鹜,因为要做好一个产品经理,实在是太难,太稀缺。

一个好的产品经理的思维有哪些要点?

我从上面3个维度来给出3条要点:

  1. 要从用户需求出发考虑问题,但同时要考虑技术工程实现的可能性,先选自己(组织)核心能力去组织MVP(最简可行产品)。
  2. 能够把零散的、弱逻辑性的用户需求,转换成能够让工程得以实现的强逻辑性表达。
  3. 要敢于冒险尝试,不要只做确定性的事情;通常一个产品火了或者一个运营策略成了,要靠不断地试。

所以你看,一个好的产品经理,不正是一家创业公司CEO要做的事情吗?

PS:给毕业生应聘产品岗的建议

产品岗就像MBA(没有工作经历的人是不适合读管理类课程的),没有任何技术或运营岗位的经验直接从事产品岗,其实是不知道能做成什么的。

我认为好的产品岗,首先要打磨精通其中一种思维模型。在此基础上,再努力向另外一个方向的思维模型学习、靠拢,最终目标是把两种不同的思维模型有机结合,融汇贯通。

流浪地球是部好电影吗?

我没有去电影院看过。

最近腾讯视频上有正版了,于是我在家里看完了。

看完只想说三个字:太假了。

怎么感觉和我高中时就看过的原著有太多的不一样呢?《科幻世界》里的作品,起码逻辑上是严谨的。

高中时我几乎每期必买科幻世界,刘慈欣那时侯还是个新晋科幻作家

我会有点怀疑,这样的科幻电影,会误导我们的祖国下一代的科学意识。

培养出科学思维,还是多听或多看“万维钢”比较好。

PS:在小时候,我其实更喜欢王晋康,我觉得他的作品更有深度和人文色彩,平均水平也更高。但一部《三体》,刘慈欣就火了;再来一部“流浪地球”电影,让刘更火。所以嘛,人生在世,还是挺看运气的。

罗永浩的理想主义与失败

之前对罗永浩了解甚少,读完这本书,终于知道了他的整个历程。

罗永浩是一个草根,凭借他对理想主义的坚持,通过演讲进行了放大,得到了无数年轻人的共鸣,形成了很大的影响力。他的这句话我其实十分欣赏:

通过干干净净赚钱让人相信干干净净的赚钱是可能的

即使在中国

怪不得我师傅冯华君(另外一个典型的理想主义者)这么喜欢他。但如果不是冯英年早逝,现在看到罗永浩的收场,会不会有所感慨:讲理想很容易,但面对现实地去实现理想,其实就不是那么容易了?

一路看过罗永浩2009、2010、2011、2012、2014的演讲,发现是一路一路的膨胀,不断地去突破和扩充不属于自己的边界,失败已成必然。刘润老师说得好:

有些人做生意赚到钱了,很多时候是因为他可能踩到了趋势的大潮上,自己却并不知晓。

倘若真的把事做成了,也得冷静地掂量一下自己,你的高度可能才175厘米,这个席卷过来的浪潮高度可能有100米。

这波浪潮汹涌而来之后,所有的浪都已经到了这个高度。

你可能是运气好,有的人则是后知后觉,无意之间踏上风口浪尖。

但你也应该搞明白,哪些是你的能力,哪些是机遇。

相信自己,也请敬畏产业。

共勉之。

总有一群不是那么安分的人

刚刚在朋友圈看了两篇文章,一篇是关于百度陆奇的离职,一篇是关于滴滴的程维。给我比较大感触的是后面那篇。

程维跟我是同届,一样的年龄。文章的标题是:《35岁身价165亿:为什么年轻时,要选难走的路》

他在高考时失利,只考到不如意的北京化工大学。但他接受了,因为,他可以终于可以从江西一个小镇到北京,来到世界的中心。

在他2004毕业第一年,一年内就换了6、7份工作。在我们现在的招聘看来,这个人似乎价值观不稳定,基本上职业就毁了。幸运的是,他直接闯到前台,居然被阿里收了。

在阿里做销售积累超过6、7年后,他毅然决定创业。花了9个月时间思考,他选定了互联网打车这个赛道:再一次证明,重视方向的选择,而非拘泥于点上的纠结,比什么都重要。

创业初期,程维花40%的时间在招聘上。他深知:项目是虚的,只有团队是实的。后来还有一件事挺让我感触。一融到资后,他马上拿240万(当时仅有100万美元,占了公司现金的几乎一半)把当时的CTO请走,重新换一个更加匹配的人选。后来能把高大上的柳青打动请回公司,也确实有他的一手。

读完他的故事,我觉得能在这个年龄有如此成就,除了运气的因素之外,其个人的眼光、格局、气魄确实也是必要非充分条件。再好的项目,如果在一个不靠谱的老大下面,也只会是糟蹋。

最后我想说的是,总有一群不安份的人,希望实现抱负,去挑战这些世人眼中的“成功者”。凭什么是他们,不能是我们?如果你是那么一群人中的一个,欢迎来撩。

睡工厂地板的Elon Musk

由于最近架构调整,导致我不得不亲自接管客服、对客服进行培训与梳理流程,确实我已经很多年没有一线去做业务管理了。当有点沮丧的时候,听到这样一则新闻:

Elon Musk回Tesla工厂睡地板去了!

当你以为那个钢铁侠,要把人类送上火星的偶像级人物,做的事情无比高大上的时候,你突然听说他也要回工厂亲自监工,亲自接管生产,并且口吐“Caz biz is hell”的时候,你就会释然:

创业的过程,最伟大的企业家,也并不全是你想像中的高大上,准则只有一个,哪里最需要他,他就会出现在哪里。

为什么Uber在中国干不过滴滴?

因为,Uber的网络效应,不是全局的网络效应。他不像淘宝、微信,网络效应是全局的。他各个城市(国家)之间,其实是相对隔离的,你在这个城市(国家)积累下来的网络效应,在另一个城市(国家) 又要重新战斗。试想一下,Uber在美国旧金山和硅谷地区如火如荼地发展,无数的司机和用户加入,但这对大洋彼岸的中国其实没有任何影响。所以中国的滴滴、快的,印度的Ola等这些公司可以迅速发展起来,和Uber打一场全球战争。类似的情况,还有共享单车。

想一想,对于Uber/共享单车来说,它可以迅速做大、在无数个城市快速复制、用钱来砸供需两端,但这也意味着别人也能这么做,构建出来的壁垒及护城河并不够强和坚固。回顾我在5月写的一篇关于共享单车格局的文章,在一年前,我会认为共享单车是个好项目;但一年后,我会认为这是个危险的项目,因为发展得太快,被其它人复制太容易。

另外一个问题,为什么AirBNB在全球基本上没有什么竞争对手?

因为它正是反过来:他的起步非常艰难,很难撬动资本来获得火箭式的增长。创始人一开始还得亲自去给房东家里拍照。而且它的城市扩张也比Uber更加复杂,毕竟住宿比起交通还是个复杂得多的事情。但这样建立起来的企业,壁垒是非常高的,因为其它人也要经历这样一个过程才能有自己的发展,但大多数人其实都是急功近利的

所以,很多时候,“慢”本身就是一种壁垒。不管是创业公司还是我们自己,很多时候快速行动固然重要,但是这个“生活哲学”却更让我心头为之一振:

高筑墙,广积粮,缓称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