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Share

乐于分享。

高手=专注+休息

哪怕你兢兢业业地干活,大部分工作也被浪费了

  1. 不要搞多任务、同时干几件事,要每次只干一件事。最有效率的工作方式是做完一个项目再做下一个。(所以我们的产品线在越来越专注)

  2. 做什么事都要追求做完,完成一半没有价值。(只提问题没有任何意义,要有解决方案,要有闭环)

  3. 一次就把事情做对。(不要急着做,想清楚再做)

《巅峰表现》进取者的工作作风

成长=压力+休息。

要保持压力,要专注。

你得把压力视为“挑战”而不是“威胁”–是一次让你提高水平的机会,而不是证明自己“不行”的陷阱。

怎么专注工作?要“完完全全在这里”,不要分心,只做一件事。

  • 一个互联网公司的明星员工的工作方法是平均专注工作52分钟,然后休息放松17分钟。
  • 一个肉类加工厂工人最佳工作时间段是工作51分钟,休息9分钟;
  • 农业工人的工作节奏是75分钟 + 15分钟;
  • 高级脑力劳动的节奏是50分钟 + 7分钟。

总结来说,专家的建议是把工作时间分成一个一个的区块,每个区块由50到90分钟的高强度、高注意力工作和7到20分钟的休息组成。

《巅峰表现》战略性休息

《科学休息法》有强烈证据证明有四个方法有效。

第一个办法是散步。

第二个办法是回到大自然中去。有人做实验证明,在户外散步,创造性水平能比在室内坐着提高60%。

第三个办法是跟朋友聚会。必须是为了友情,而不是什么“人脉”。

第四个办法是休假。

简易冥想法

你每天练一分钟都行。

  1. 找个不受打扰的时间,非常舒服地坐在一个安静的地方;
  2. 设个闹钟,这样你就不用管时间了;
  3. 用鼻子深呼吸;
  4. 使用正常频率呼吸,把意识专注于体会自己的呼吸,体会你的肚子随着呼吸起起伏伏。
  5. 如果在此过程中你脑子里冒出别的想法,不用刻意回避,承认这个想法,然后把它放走。意识始终只想呼吸。
  6. 时间一到就可以“收功”。从每天1分钟开始,逐渐增加时间。

等你功夫深了以后,可以用这个方法专注于任何事情。先深呼吸几次,然后把意识专注在手头这件事上。

到了高水平,不管什么愁情烦事,你都可以“选择”不放心头。

关于自由与责任和996

上周看完《变量2》,“第三章 代际革命”讲到996.icu这个在2019年曾引起人们广泛关注的话题,其中主人公的一句话引起了我的深深共鸣:

我(何帆)问阎晗和顾紫翚:“你们每天工作多少小时?”他们一笑,说:“那肯定要超过996。”那么,一个自己的工作时间超过996的创业者,为什么会带头反对996呢?

阎晗沉默了片刻,说:“996是挺低级的一种管理方式,是管理层的无能。


无独有偶,这一周我去香港路上,听到电台在点评搜狐的“迟到罚款500”的事件。我上网找了一下,张朝阳的原话是这样的:

“市场剥削资本家,资本家剥削员工”

1月14日,张朝阳接受媒体采访时再度回应表示,搜狐的管理“其实还可以再严格一点”,只有工作时间足够了,才能更勤奋,更聪明的工作。他还表示,“搜狐是一个媒体平台,一个营销平台,一个具有创意的产品开发平台,大家同时在公司探讨、激发和互动是非常重要的。”他表示,新规实行的效果还不错,现在每天早上搜狐媒体大厦蒸腾的景象非常好。

蒸腾的景象非常好?还是只是表象非常好?

张朝阳,枉你作为企业家成名这么多年,还只是这个水平。


什么是自由与责任?就是心中有责任,身体有自由。

西洋汇公司从来不要求996,该吃饭就吃饭,该睡觉就睡觉,该拍拖就拍拖,该带小孩就带小孩。但如果公司有需要,有事情要解决,无论什么时间,什么地点,都有人会站出来说,“我看看,我来”。

广义估算,我每周的工作时间超过100个小时。心中有火,下属是能够感受到,被点燃的,哪怕只是一个普通的,中游的员工。如果是实在点不燃的,就根本不应该出现在员工之列。

新的一年,我在认真践行OKR。上一年,我们的OKR只是一个要求,却没起到多大作用,而今年,我们把它变成了一个“自愿使用的工具”。我自己,则要先把OKR用好,才能分享给其它同事,告诉大家,OKR怎么样帮助我们专注目标,推进项目,从而取得业绩。一个好的工具,如果能实实在在地帮助我们,自然我们就能内驱力去使用,而不需要强制。

智能时代,是“人”的时代,工作很多时不能单纯以“上班时长”来量化,影响产出的因素太多了。员工的心力,才应该是最宝贵,最值得企业家追寻的东西。

健康长寿饮食指南

这本书有意思的地方是,一个日本医学博学家森幸男走访了全世界各地,结合统计数据,总结出来的健康饮食的方法。最终的结论是:和我们的最新认识,差别不大。

当前饮食理论可以说分为两大流派,一派是符合现代认知的“金字塔理论”,以蔬菜水果谷物为主,肉为辅,呈生物界金字塔式分布的饮食结构,其中我印象较深的就有吴永志(极端派)、“得到”里面的老师(张遇升、冯雪–自然派)、还有今天这位日本学者。

另外一派可以说是以高脂肪、低碳水、极力限制糖份摄入的“生酮饮食派”,在年轻人里面非常流行,但我认为只适用于减肥和治疗糖疗病。以自然为主的饮食我认为更贴近人类生理需求和健康。

来先说说家森博士总结出来的10大原则:

  1. 少吃盐
  2. 少吃脂肪含量高的食物
  3. 多吃蔬菜与水果
  4. 多吃乳制品(博士非常推崇酸奶,每天一大杯)
  5. 多吃鱼类与大豆制品(富含DHA、牛磺酸及大豆异黄胴)
  6. 全家人一起热闹地用餐
  7. 营养均衡
  8. 每天有一餐吃饱吃好
  9. 相信自己可以长寿
  10. 对生活抱持乐观的态度

走访地区和统计结论

长寿地区及原因

  • 中国‧贵阳:以豆制品为主食
  • 高加索地区·格鲁吉亚:不吃肥肉,多吃蔬菜,常喝葡萄酒,热闹用餐,早餐有酸奶
  • 厄瓜多尔‧比尔卡班巴:管住嘴,迈开腿
  • 坦桑尼亚‧汉德尼:每天喝2-3升酸奶
  • 中国‧广州:少食盐,饮食清淡
  • 法国‧奥尔良:葡萄酒+蔬菜中和食肉过度,喝矿泉水
  • 南欧:地中海式饮食富含蔬菜水果
  • 日本‧冲绳:吃盐少+豆腐+营养均衡的吃肉+昆布

短命地区和教训

  • 苏格兰:不吃蔬菜水果,不吃鱼,缺运动
  • 西藏:高盐高脂肪饮食
  • 加拿大‧纽芬兰岛:吃鱼却吃腌渍或油炸
  • 芬兰:不吃鱼;胆固醇摄入过高或过低
  • 澳大利亚土著:受欧美饮食文化的冲击影响
  • 保加利亚:乱服降压药,奶油代替酸奶
  • 莫斯科:伏特加过量,高盐,蔬菜水果极低

家森博士自己在践行的三项饮食原则

  • “每天总摄取热量不超过1800千卡”;
  • “早中晚三餐合计吃三十种食物”(他自己早餐就有十四五种);
  • “控制盐、糖与脂肪的摄取”。

低风险创业

一直以来我本人就是低风险创业的践行者。在我的观念里面,其实创业没有什么风险,我的每一步,都是稳打稳扎,谋求先胜而后动。

  • 11年前,我离开公司,自立门户时如是,当时我已经有4年的软件或工程的外包经验了;
  • 7年前,我开始创办西洋汇,也如是:创办前,我已经用1年多的时间验证过这个商业模式,是切实可行、有需求、有市场。
  • 而如今,我也在看各种机会,谋求新的“微笑”曲线(Convex)。

樊登这本书,有不少地方能激起我的共鸣。我大概把要点摘录如下:

一直以来我们可能误解了创业这件事,也被高风险带来高收益的“常识”所误导。大家常假设创业是一件高风险的事情,但事实上,成功的企业家不是善于冒风险,而是善于控制风险。所以,创业不是一胜九败,也不是长期在焦虑中度过,创业可以先胜而后求战。创业是一门专业手艺,只要一开始我们就能掌握相关技术、原则和方法,并且通过大量的刻意练习,成为专业人士,就能大大降低风险。

书中开篇,就以李嘉诚先生的亲述,来反直觉。大家可能觉得李先生是在用冒大险来搏大事业,其实不然。

“李先生有一次跟我讲,别人都说我善于冒险,其实讲错了。我这一辈子创业,没有冒过一点儿风险。一开始做塑料花,我在别人工厂里干过。这种花怎么生产的,怎么卖掉的,能赚多少钱,清清楚楚,我请的生产和销售都比我过去工厂里的还要好,怎么可能不赚钱呢?大家说我投资房地产是冒险,其实根本不是这样!我早几年就开始研究那些标的了,我心里很清楚它值多少钱。所以只是等一个最好的价格而已,怎么会是冒险呢?产业配置也是一样,风险只会越来越小嘛!”

其它要点:

基本逻辑

  1. 创业不必一定苦大仇深,更可以带着爱和希望,平和而快乐地创业,可以是一件令人愉快的事情。
  2. 低风险创业的底层逻辑是,优雅地解决一个社会问题。

找到好问题

  1. 找到的问题,要有足够大的市场规模,也要有宏大的变革目标, 是之前的“十倍好”。(但千万不要变成拿你命3000)
  2. 一定要深入洞察身边的人或客户,从抱怨中发现低风险创业的机会。(P38有一个经典的印度咖喱洞察案例)
  3. 发明人创业非常危险,因为容易陷入自己的世界里面,爱的是他自己的发明,而不是真正去解决一个社会问题。

秘密

  1. “秘密”是抗风险最大的武器–所谓秘密,就是可以告诉你,但你也学不会的秘密。他可以是你的流程、标准、品牌、服务,但一定要靠时间来积累。
  2. 低风险创业–打造MVP,先验证,后投入。
  3. 融资不是钱越多越好,因为可能会让你陷入忽视了现金流的危险境地。

反脆弱

  1. 必然发生的黑天鹅事件:养猪的为什么都赚不到钱的原因是,开始养了100头,赚了钱之后再养200头,接着再养200头…直到发生猪瘟。
  2. 反脆弱的商业模型:成本有下限,收益无上限。
  3. 配置自己的创业哑铃,不断创新,突破边界,就是很好的抗风险,反脆弱的手段。
  4. 要避免过份考虑自己擅长什么和有什么资源和经验,掉入能力陷阱和资源陷阱。

PS:第四章反脆弱之后,有点为了凑字数而写,案例质量不高,论点不够深入,建议快速跳过阅读。

软件工程思维到底有多重要

软件工程的重要性 

自我介绍

本人是西洋汇公司的 CEO,同时也是一名有着 18 年编程经验的 PHP 程序员。

在 18 年的摸爬打滚里面,我越来越意识到,软件程序员里面所谓的高手,并没有太多神妙(神奇的,玄妙的)。

什么是高手

  • 对代码的 review
  • 有着符合实际业务的逻辑
  • 程序逻辑优化与扩展
  • 出色的编程能力

万丈高楼平地起

软件无法做得跟得上,业务和世界的变化导致:

  1. 重写
  2. 重写后问题依然存在
  3. 再推倒重写

开始重新重视软件工程,包括但不仅限于:文件目录的编排,类、方法、变量的命名,方法和类的长短,还有解耦与分层等等。

重新捧起《代码简洁之道》一书,激起无限共鸣,与恍然大悟。

分享

这是我的成长历程。无独有偶,最近听音频学习,听到这一篇,挺想分享给大家,以作讨论。

下文,转载自 “得到 APP” 万维钢精英日课第三季:《计算机思维 4:工程的复杂》

这一讲我们要说一个特别厉害的技能,叫做 “软件工程”。以我之见,软件工程,可以说是工程管理和综合治理手段的极限。我希望你能从这一讲体会一下如何治理最复杂的系统。

可能你是一个产品经理,主导开发过一款 APP。可能你是个企业家,管理一个几万人的大工厂。可能你是个土木工程师,设计过一座跨海大桥。你非常厉害,咱们中国有很多这样的厉害人物。中国是手机 APP 开发大国,中国有很多超大型企业,中国有全世界最长的跨海大桥 —— 可是为什么中国就没有属于自己的计算机操作系统呢?为啥国产芯片不行呢?

因为那些事儿,跟现代软件工程相比,还只能算是简单的事儿。

程序员、CEO、计算机科学家,如果是拍一个超级英雄电影的话,这些人都可以是前台的英雄人物。但是躲在幕后操纵世界的,则将是一位、或者几位,软件工程大师。有句话叫 “在计算机科学里,软件工程这一部分,对计算机科学家来说太难了。”

不了解软件工程,你就不知道什么叫 “大”,什么叫 “复杂”。

1. 小和大

编程是个非常适合自学成才的项目。很多人不是科班出身,自学编程技术,也容易找到一个程序员的职位,甚至还可以自己开发一个小软件。

但仅限于小软件。比如你可以自己写一个电子邮件客户端程序,或者写一个视频编辑工具。可是如果要开发一个超大型软件,其中涉及到的学问,可就不是自学所能达到的了,那是需要在重大项目的实践中去领悟和提高的。自学也许可以让你成为一个优秀的侠客,而伟大的将帅,则只能用千万士兵的鲜血铸就。

这里面的关键是一个尺度问题。大,是不一样的。

计算机刚刚出来的时候,程序员都是身上有修士气质的手艺人。编程者经常是孤独的,能说天书一样的语言,想法高深莫测,写出来的代码仿佛有一种暴力美学,他们的眼睛跟显示器一起在黑暗中闪闪发光。编程,是一项神秘的技能。

那时候的程序都是完全自由的 —— 计算机很贵,而程序不要钱。程序员们就好像十九世纪的艺术家一样,偶尔弄个俱乐部或者小作坊,彼此欣赏。

不过这个艺术时代并没有持续多长时间,程序员们很快就陷入了极度的悲观情绪之中。因为…… 错误。

写代码太容易出错了!代码越写越长,出错的频率不成比例地增加。可能你今天费了很大力气好不容易运行通过了,过了几天、遇到一个没想到的情况,发现还有一个隐藏的错误。有个程序员甚至说,他意识到,也许他的余生,都要在纠正自己的错误中度过……

程序员们终于明白,他们需要工程师思维。

我们之前讲了一些计算机科学的思维,而工程师思维和科学家思维至少有三个重大区别。

第一,科学家是寻找事物的规律,而工程师是去设计一个东西。
科学家只要觉得这个规律有意思就可以发表,而工程师得负责任。他得确保这个东西不但要有用,而且还得安全不出事,还得考虑成本,讲究可行性,让人用得上还用得起才行。

第二是对知识的态度。
科学家面对知识,是把自己当成一个没有利益攸关的旁观者,感觉看懂了、能总结出规律就行。而工程师,则是参与者。他不能仅仅 “懂” 这个知识,他是要拿来用的。

第三是对模型的使用。
科学家喜欢简化的模型,能抓住实质就行 —— 爱因斯坦有句名言说 “什么东西都要越简单越好,要简单到不能再简单为止”。而工程师必须考虑所有的细节,“魔鬼在细节中” 是工程师的座右铭。

要把写程序上升到工程的高度,跟以前那种兴趣爱好式的编程可就完全不同了。更进一步,软件工程和传统的工程也不一样。

比如你要修个桥,工程过程中哪里犯个小错误,通常也就是小错误 —— 最多也就是让大桥的质量降级。这座大桥总共有 15 个桥墩,其中第五个桥墩有个地方没建好,这座桥大致上还能用。但软件就不一样了,程序中的一个小错误很可能就会导致整个系统的崩溃。

这是为啥呢?因为软件不但各处的关联非常密集,而且是个 “活” 的东西。比如发射火箭,软件是要控制火箭做动作的!哪个动作不对,火箭立即失控。

所以软件不但是个工程,而且比传统工程难得多。那怎么应对这种复杂呢? 

2. 小思维

早期的软件开发者想出了很多工程化的办法,起到了一定的效果。比如以前都是用汇编语言,后来发明了高级编程语言,程序员就不容易出错…… 当然,这时候也不需要程序员个个都有修士的气质了。

最重要的一个方法,是把常用、好用的代码封装起来,重复使用。如果这段代码总是被用到,已经被大家测试过很多次了,证明没有毛病,那就不要再改来改去搞定制了,我们应该把它封装成一个 “库函数”。库函数具有标准化的输入和输出,程序员下次再用的时候只需要照顾好输入输出,而不必关心函数内部是什么情形 —— 这就能大大降低出错的概率和提高编程的效率。

封装这个思想可以用在软件的各个方面。数据结构、面向对象的编程、文件系统,这些都是封装和分层。这一层的编程不用考虑底下一层的逻辑。

操作系统的内核也是一个类似的智慧。操作系统把最常用的操作计算机的动作,都事先在内核中预备好,而内核经过千锤百炼,不容易出错。等到别人写应用软件的时候,用到相关的动作,就只要调用内核就行,而不必自己直接操作计算机。这就相当于把专业的事儿交给专业的人,也就不那么容易出错了。

所有这些思想都要求对软件开发有个宏观的设计,而不只是吭哧吭哧写代码。然后你还得考虑多个人一起开发一个软件的情形,比如最起码得有个版本控制之类。

到这一步,软件业才算正式成了一个行业。在上世纪五十年代,就已经有公司专门开发软件卖钱。

…… 可惜这些还远远不够。

软件业从一开始就不是一个做事漂亮的行业。项目总是再延期。好不容易交付了,软件卖出去之后又总是被人发现各种毛病和错误。客户不满意,可是如果真要搞什么售后服务,到现场去给人解决问题,那几乎就是不可完成的任务…… 而且还有黑客攻击、还有计算机病毒!

我很早以前听过一个笑话,说一个软件工程师嘲笑一个汽车工程师,说 “如果汽车行业像计算机行业一样发展,现在汽车应该一毛钱一辆。” 但是汽车工程师不以为然,说 “可是谁会要一辆动不动就抛锚的汽车呢?”

而早期的软件公司,对此只有两个不是办法的办法:

  • 尽量去找那些经验丰富、头脑聪明的高水平程序员
  • 销售软件的时候干脆附带一个免责声明:如果因为这个软件的毛病给您造成了损失,我们概不负责。

社会对计算机的美好幻想被打破了,软件行业陷入了危机。

3. 大思维

软件工程的问题不是你每年能培养多少高水平程序员的问题,而是复杂性问题。

小软件和大软件的根本区别在于尺度。以前一个小软件只有几千行代码,现在一个大软件要有几百万行代码。以前的软件是给一个人用,现在是多个用户共同使用一个软件。更重要的一点是,以前的软件是一个人或者几个人开发的,现在则是大型团队一起开发。

计算机思想家弗瑞德里克・布鲁克斯(Fred Brooks),曾经在上世纪六十年代末率领 IBM 公司 300 人的团队开发操作系统。他做完这件事之后很有感触,为此专门写了一本书,叫《人月神话》。

布鲁克斯提出两个感慨:

  1. 1 个人干 12 个月的活,绝对不是 12 个人在 1 个月内能干完的。项目用的程序员越多,平均每个人出活的速度就越慢。所以你规划项目的时候不要算什么 “人月”。
  2. 你这个团队做出来的软件的结构,往往和你这个团队的人员组织管理结构高度相似。所以软件工程不但要管项目,还要管人。

布鲁克斯这本书出来,人们才充分认识到软件工程的难度。现代软件工程要求,软件产品必须达到下面这五个目标,称之为 “DRUSS”

  • Dependable:可信赖,让顾客真能指望上你这个软件
  • Reliable:得可靠,不能总出毛病
  • Usable:软件是给人用的,得让人能够上手
  • Safe:用的时候不能出安全事故
  • Secure:它得不容易被黑客攻击才行

现代主流操作系统,包括 Windows, Mac 和 Linux,各自都有接近一亿行代码,而且大致实现了这五个方面的要求。而即便是这三个可以说是最成熟的软件系统,其中仍然还有大量的毛病。

那怎么才能获得这种大型软件工程的能力呢?我们前面说的办法都还是小软件思维,剩下的,就只有一些经验之谈,而没有什么特别系统的行动指南了。

比如说,在系统安全方面,软件开发的首要原则是默认不给用户授权。如果非要授权用户接触一个什么东西,就必须得有显性的授权;每个程序进程只能拥有最有限的授权,等等。软件工程就是由这些原则、工作中遇到的规律、前辈传下来的经验组成的。

技术进步能解决一定的问题,比如更多的分层封装,搞虚拟机,客户端和服务器,高级编程语言,交互式开发环境,可视化的控制和数据流,更好的操作系统等等…… 但是技术解决不了所有的问题。

1987 年的时候,布鲁克斯写了一篇文章叫《没有银弹》,又提出一个洞见:软件工程的根本问题,是人的问题。主导软件开发的这个人,必须得能够理解高度复杂的东西才行。

写程序是永远在更新的技术,软件分为很多层,会出现各种毛病,你得确保产品满足 DRUSS 五方面的要求,你得操很多的心…… 你得能驾驭复杂。

像这样的人才,都是绝对的帅才。这就好比带兵打仗,你不用说指挥十万人打仗,你能把十万人安全带到战场,不哗变、不闹事、都能吃饱饭就不错了。

布鲁克斯有句名言是这么说的

“好的判断来自经验,而经验来自坏的判断。”(Good judgement comes from experience, and experience comes from bad judgement.)

正所谓一将功成万骨枯,驾驭大型软件工程的能力,只能通过大型软件工程培养出来。

我们前面讲《生命视角》的时候说过,有些创新能力难复制 —— 因为它是长出来的。我们中国有很多软件开发者,但是我们缺少操作系统这种级别的大型软件开发积累。我们有几代程序员试炼出来的库函数吗?我们有 Windows 3.1,Windows 95 的种子吗?我们有前辈开发者总结出来的原则、规律和教训吗?我们有自己的标准和规范吗?

软件每天都在更新,但软件工程的背后,是一棵经年累月长出来的大树。

我们这一讲正好赶上最近美国要封锁华为公司,而华为正在搞自己的手机操作系统。在软件工程上另起炉灶是一个几乎不可想象的任务,但是如果真有那样的机会,那就是现在。

咱们倒要让美国人看看,中国公司有没有驾驭复杂的能力。

一本有意思的书

读书后我得到了以下几个惊人的事实:

  1. 原来我们看到、摸到、感觉到的事物(包括空气),只占这个宇宙问题的5%。另外那95%的东西,我们完全不知道是什么,但我们能从物理现象和数学中推演出他们的存在。这些东西我们称之为暗物质,以及暗能量。
  2. 我们小时候学的化学,以为原子里的中子、质子、电子就是物质的最小单位(我记得当时老师说不可再分了)。但现在科学认为的最小单位是夸克。更可怕的是,根据12种基本粒子表,很有可能夸克也是由其它东西按照一定模式组成的。他并还未到最小单位。
  3. 空间是什么?空无一物的舞台?物质之间相对的“关系”?都不是。科学家已经证明了,空间更像一大团黏糊糊的物体。他可以扭曲、收缩或者荡漾。这个好消息就是:我们如果要进行星际旅行,不一定需要以光速旅行,扭曲空间,对摺两个点说不定也是个好办法。
  4. 反物质在数学中被证明存在,然后我们从实验中生成并发现了他。他是一个和正物质一模一样的镜像,即是说,世界可能有一个由反粒子组成的你,和你一模一样。但可怕的是,反物质一碰到正物质,就会爆炸同时湮灭。
  5. 四大自然力(引力、电磁力、弱核力、强核力),只有引力特别不合群。他特别弱,而且只有一个方向(只会相吸,而不会相斥)。引力那么不和谐的存在,直接让宏观层面的广义相对论,和微观层面的量子力学,无法实现他们之间的大一统。这也是激起无数科学家的热情,而为之终身奋斗的目标。

新喜剧之王

乘五一假期,和家里的小宝贝,把这部温情喜剧看完。觉得并没有想像中那么不堪,大家对他的评价低,大概是因为期望太高了。

整部电影的主线是激情的,励志的,放在大年初一的大众档,对普通平民还是有非常积极的心理暗示作用。但其实我更想结合这两天刚好在看这本书来谈谈我的简单看法。

万维钢告诉我们,其实,决定这个世界的很大程度是因为运气和偶然。如果单单“努力!奋斗!”就一定能达成梦想,那这个世界岂不是太简单?

努力是应该的;但不要弄错了努力的目的,而过份强求一些其实不受控制的结果。努力让我们更快乐,因为由此我们获得了更加充实、有意义的人生,同时带来了成功的机会。

PS:万维钢不愧为高手,看书比听他的音频更高效,可能书中的内容已经整理过了,没有了每天一更的压力,内容会更精华。

罗永浩的理想主义与失败

之前对罗永浩了解甚少,读完这本书,终于知道了他的整个历程。

罗永浩是一个草根,凭借他对理想主义的坚持,通过演讲进行了放大,得到了无数年轻人的共鸣,形成了很大的影响力。他的这句话我其实十分欣赏:

通过干干净净赚钱让人相信干干净净的赚钱是可能的

即使在中国

怪不得我师傅冯华君(另外一个典型的理想主义者)这么喜欢他。但如果不是冯英年早逝,现在看到罗永浩的收场,会不会有所感慨:讲理想很容易,但面对现实地去实现理想,其实就不是那么容易了?

一路看过罗永浩2009、2010、2011、2012、2014的演讲,发现是一路一路的膨胀,不断地去突破和扩充不属于自己的边界,失败已成必然。刘润老师说得好:

有些人做生意赚到钱了,很多时候是因为他可能踩到了趋势的大潮上,自己却并不知晓。

倘若真的把事做成了,也得冷静地掂量一下自己,你的高度可能才175厘米,这个席卷过来的浪潮高度可能有100米。

这波浪潮汹涌而来之后,所有的浪都已经到了这个高度。

你可能是运气好,有的人则是后知后觉,无意之间踏上风口浪尖。

但你也应该搞明白,哪些是你的能力,哪些是机遇。

相信自己,也请敬畏产业。

共勉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