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华君

本来这篇文章是准备在今天早上写的,因为我看到他太太在微博上说要写点什么东西给他,唤醒他,我想,我也略尽绵力吧,他会看到的。但提笔千斤重,结果就在今天上午,华君已经永远的离开了我们。

第一次,我感觉和死亡如此接近。我一周前看到华君在重症室时已经完全变形的样子,我感觉人类在病魔前是多少的无奈。但华君健康时的音容笑貌,仿似仍在昨天。

如果没有华君,可能我的人生会完全不同。华君是我的大学同学,同班,我们学的都是工商管理,应该都是考计算机未遂的结果,但华君很快便成为了华工计算机界的风云人物。因为他做了一个叫ETSHOP的网站,华工当时第一个二手市场网站。当年,有华农红满堂风风火火,华君的ETSHOP也不甘后人,还和同宿舍一同去贴海报做宣传,很快这件事就惊动了校内官方网络组织-W18.net,于是华君被收归麾下,同时成为里面的核心人物。而我当时,还在手捧一本叫《网页三剑客》的教程在苦苦解读,不得其要领。

因为我当时莫为奇妙地做了班里的宣传委员,还向全班承诺下学期要做出班级主页,于是我只能硬着头皮向当时这位同班的“风云人物”请教。结果发现华君是出乎意料地容易接近,在他清高的外表下,一谈起网络技术,马上会崩发出如火般热情。就这样,华君成为了我的网络编程启蒙老师,也是迄今唯一一位真正的师傅。没有华君,我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写程序,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发现自己就是天生写程序的。

在大学期间及后来的工作,我和华君一直是惺惺相惜的感觉。可能他在我身上看到他想要的东西,比如,他经常自嘲自己打星际多年,但一直打不好,又自嘲自己比较笨,玩的东西都不行,而我当年表面上看来星际好像打得不错,也异常能融入班级活动貌似玩得很好。而我又是多么羡慕他在程序界精通多国语言,任何问题只要一到他身上就迎刃而解,几乎没有能难倒他的难题。

跟着华君,我加入了百步梯,虽然我只是名存实亡的“特工人物”(特别工作人员)-贡献不多,只能拖拖后腿,但华君总是乐此不疲的向其它师兄弟推荐我(总是告诉他们MB2000-即现在的00gg.net是我做的,做得有多好)、有任何项目都让我加入(到毕业后工作也是如此)。后来我发现,华君是一个完全无功利性的人,比如,明明一个项目,他接下来有10k的酬劳,完全一个人做就可以了,但他偏要用自己不熟悉的JAVA写,还要分成给5个人做,每人拿2K(他自己也是2K),而这另外的4个人都是不懂或不熟JAVA的,都是在边做边跟他学,他就为了享受分享技术的过程。这其中包括我,我后来实在受不了了,问他为什么要用这么麻烦这么Bullshit的JAVA来做,他答,因为我不懂,我想试一下。

。。。。。。

在功利性上,我和华君的性格是完全不同的,我是一个极其的现实主义者(或者说是功利主义者),而华君却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理想主义者。可能他也是看中我够功利吧,和他互补,所以一直与我这样“惺惺相惜”。(我还真不害羞-_-)

因为理想主义,华君先是喜欢Linux、PHP等开源阵营,当然也爱过Google,但最代表作的是他的疯狂迷上苹果。当苹果离中国人还很遥远,当世人大多还不知道乔布斯,那时iPhone还远没有出世,苹果的股价连50美元都还未到的时候,华君便已经迷上苹果。那是在2004年。我们毕业了。华君放弃了新浪工程师的工作,降薪转投广州苹果公司做售前,虽然一年后离职了,但他从此再没有停止过充当苹果的义务SALES,不断向身边的人推销苹果,也影响了很多他身边的人使用苹果,包括我,一直到最后一刻。

记得约05、06年时,身边人经常问:有什么好项目?华君会答:做苹果。如果身边人问有什么好的投资?华君就答:你可以买点苹果的股票。

如果你当时有听,可能你现在发了!(我是没办法,我05年的时候存款应该在4位数)

我们还一起做过比Youtube还要早的视频网站Veeky,我们在同一家公司(广州电讯盈科)打过工,在打工无聊的时候做过MBlog、BloggerSpace、SVN Hosting(现在的svnchina.com)、BlogThisSong等等小产品,这些小产品有些夭折了,有些长成了大树,有些变成了后来畅销软件的原型。当时我们还诞生了CoolLittleThings精神的提炼:为什么软件都要做成“拿你命3000”?我们需要足够简单、直接、有效的程序和产品!

让你想不到的是,这位程序牛人,居然还迷恋、精通经济学,居然还能写一手漂亮的文章。他曾开一个博客,叫:我们的经济学(具体网址可能被我们威严的备案审查制度弄没了),里面洋洋洒洒地讨论经济学如何影响我们的生活,如何左右我们的经营,里面饱含着多少睿智与前卫的论点。从此我知道了,文章写得多好,不在乎文字有多华丽,而在在乎你的眼界有多广阔,思维有多锐利。如果你有兴趣,可以看一下他的博客:http://huajun.w18.net

再后来,07年华君去了百度,3个月后跟着太太去了瑞典,在那里诞生了最有影响力的免费MAC中文输入法-FIT输入法(这里更正一下,FIT是06年诞生的,但应该是07年开始有重大影响力),然后iPhone上最早写博客软件BlogPress也诞生了,代工的iXpensive获得iPhone美国区最畅销财务软件…再后来,华君回来了,但因为我们各自开了自己的公司,路已经不同了,我们联系少了,很遗憾的是,在他最后生病的3年里,我们只见过3次,而最后一次居然就是在中山一院的急症重症室里。

华君对待事业,是个悲观主义者,用他的话来说,就是“习惯把期望值降到最低”,比如,他预想毕业后找不到工作,最后实在不行在深圳投靠他的叔叔找到一份1500月薪的工作;又比如,预想新项目或创业的公司赚不到钱,最后只能熬三个月。然而,一切都比他想像中好,而他就会觉得“本来烂命一条,现在已经赚到了”。然而对待生命,华君的乐观、坚强让我佩服。每次问他情况,他总是笑谈“没事,我家里不少人有这个病,最后一样都治好了”,或者说“我正在看中医,慢慢恢复中,这次有希望彻底治愈了”。你如果有留意他的微博,还根本看不出他患了重疾,因为他活跃在微博上依旧谈笑风生,互耍嘴皮,继续高谈他的理想、苹果、经济学,丝豪未提及他的身体状况。如果换是我,在经受放化疗的后遗,不能走的折磨,流血不止的痛苦后,可能早已经投降。

写到这里,我的思绪已经回来了。华君的精神影响了我们,并且会一直影响着我们。给予他的家人最诚挚的祝福,也祝愿华君在天国安好,身边的所有朋友都请保重身体,珍惜生命,因为你不会想你身边关心你的朋友难过。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