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名状观后感

前天看完了《投名状》。本来以为只是一部血腥的战争古装片,但看完后发现不是那么简单,这个故事还是讲得蛮好的。至少个人感觉比《集结号》好多了。

最大的一个感触,其实是发自一个人性的本质,就是,兄弟(或好好的朋友)只能够共患难,不可以同富贵

这一点,其实我很早就已经隐约发现有这样一个道理。中国传统的“美德”,标榜“永远的兄弟”,然后“同生共死,有福齐享,有难同当”,我发现只是一个理想的状态。

怎么样才是真兄弟,好朋友,就是大家目标一致,没有互相冲突的利益, 才可能达成。大家穷的时候,一无所有,大家都是同心一致创造从零到有。但有了之后,必然存在利益分配的问题,总总复杂原因,这个分配是永远不可能达成“绝对的公平”,这样就互相不妥,最后必然拆伙。归根结底,都是一个“利”字,而“逐利”是人性。

商场和战场一样,永远是“只能有一个是最大的”。但如果“有一个是最大的”,就违背了“兄弟”的初衷。你服你的兄弟比你大吗?或者,你做的比最大的要多,得到的要少,你服吗?这同样是一个失败的原因。

因此,我有其实是有一个信念,就是真正的朋友(亲戚),永远不要在一起搞事业。或者,在没有的时候可以一起搞,但真正搞大了,大家要有拆伙的心理准备。因为一山不能藏二虎,或者是不要因为利益分配不均而影响兄弟感情。

这可能是很残酷的道理,可能你现在不认同,觉得这是可以打破的。但可能岁月再历练过后,你不得不向这个道理低头。问问父辈一代人,亲戚、好朋友合伙搞生意,最后翻脸的例子,实在太多。

-----------

讲回这部电影,我觉得还挺有思考余地。整部戏以“金城武”的见解作为旁白,其实是一个挺高的手法,金城武的旁白并不客观,是一个主观的旁白,这样,我们读者思考的余地更多。李连杰亦正亦邪,到底真相是怎么样的?徐静蕾是否水性杨花?她在最后死前,说的两种颜色窗纱也暗带喻意。这些,答案都只能在遐想当中去寻找。

2 thoughts on “投名状观后感”

  1. 【投名状】赵二虎五十步笑一百步

    赵二虎是一身匪气,什么都是抢,包括女人是抢回来,杀害押粮小兵, 抢掠民居,奸淫民女,私分军饷等,.如果庞不念兄弟情,一早正法了他, 二虎容易冲动办错事,那个私发军饷和分裂军队都是凌迟的死罪,他活下来都不知道是饶的他。 打劫财政部人民银行金库还想人保他?
      
      立投名状时二虎毫不考虑最爽快地把无辜路人甲干了(反映他狠快的性格);老三像电玩般把路人乙干了(反映他无脑性格);老大稍为犹豫说着下次投胎找我报仇把路人丙干了(反映他不信教条)舒城之战老二把说降的将二话不说杀了, 俗话说:两军交战,不杀来使!!! 只要是只军队,就应该守谴规则…太平军派出探马小将前去劝降,算是来使谈判,什么赵二虎卑鄙之级,根本不顾军事谴规则,趁太平小将无备将其袭杀!!!这样的军队,这样的肆意践踏自古的军事谴则!!! 屠城三天,抢掠民居,奸淫民女,残害百姓, 后来竟成为伪人道主义代言人,看得有点起鸡皮疙瘩
      
      最初立头名状不是庞愿,也不存在谁骗谁,二虎拿着大箱银子回家时,庞又骗了谁? 不然二虎一早饿死或被打死在山区,以现代的道德观去诠释当时的人命如草芥年代的人,本身就是一种悲哀! 二虎利诱兄弟去打仗又算不算利用兄弟? 二虎担家包证你一世山区泥上拾雀屎吃的生活
      
      还有头名状只是入黑社会的一个冷血仪式,本身就没有道德观,兄弟三人纳“投名状”并非是我们看到的烧香祭天那么简单,而是杀人结拜:三人各杀一人,从此兄弟的命就是自己的命。说白了,就是他们为了互相取信,一起杀人犯罪,成为栓在一根绳子上的蚂蚱。这种极端结义的匪逻辑似乎让人很难理解,庞不信硬生生的教条头名状是对的

    在影片的宣传和导演阐述中,“兄弟情”一直都是作为影片的主旨来表现的,从影片选取姜午阳作为画外音的叙事者来看,创作者似乎把姜午阳所坚持的“纳了 投名状的兄弟结义不可违逆”作为正面价值观来弘扬,然而且不论“投名状”这种杀人结盟的方式本就违背人道,事实上全片最冷血的一幕是二虎毫不留情爽快地将一个苦求不要杀他的无辜陌生的百姓杀掉,苦求不要杀他的无辜陌生的百姓不是兵不是敌人不是诈降将,那不是战场而是二虎一个土匪的私人刑场!

  2. 其中一些人物個性刻畫淩亂..蘇州頭領.自殺在二虎劍下一段.仔細想一下可笑.自古交戰.斬首使節的事情多了。有這麼傻的頭領. 有意死在使臣刀下的.可能吸了太多x片燒壞腦袋, 也就投名壯裏有…..而趙二虎呢,當賊匪,搶軍糧一段可見其殺人凶捍.殺人不眨眼睛.屠城三天殘害百姓自覺天經地義. 殺人如麻的土匪頭子, 殺降現出婦人之仁. 與敵人大講予腐義氣,哭死過去…導演思維真有意思. 有點不符合常理.不真實.不現實.. 個性刻畫淩亂, 前後矛盾百出, 趙不相信這位大哥,一次又一次「反」龐,看似尊重的行為卻釋放出「嘲諷」的意味,不明白什麼是戰爭謀略。兵變 發餉 基本上除了「或者大哥是對的」,從來都不怎覺得他把李當成大哥,或對大哥有半分瞭解及兄弟情, 卻在最後獨自救人, 邏輯混亂, 這個情景是為煽情為了表現主題硬安上的, 行為更不像一個當了十多年匪首的人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