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蛮式生长与精细化管理

世间上任何一件事仿佛都是自相茅盾的。

最近学习“刘润五分钟商学院”,里面有两个貌似“茅盾”的观点。

  • 《101.人生中的第一个管理问题》、《94.你那不叫授权,你那叫授责》里面,主导管理者不要做一个累坏的主管,轻易不动手,不要去抢员工的活。
  • 《69.发而不中,行有不得,反求诸己》里面,主导管理者不能只抛下一个空洞的目标,需要化繁为简,发出足够简单的指令。如果员工做得不好,首先检讨自己的管理是否有问题。

真的茅盾吗?推敲细想,其实是兼容的。

而今天的题目,野蛮式生长与精细化管理,正正是对应着这两个逻辑。

“野蛮生长”

KK的名著《失控》,还有这两年的商业偶像宗毅的《裂变式管理》,其实都在讲述“野蛮生长”的管理方式。

还有最近看的《事业合伙人》一书,虽然啰啰嗦嗦,但是同样在阐述,在知识型经济时代,传统的雇佣关系、控制性管理、把员工看作成本,在当前已经失效。

“野蛮生长”这个词,最早听是在冯伦的那个书名。(那本书很出名,但我读过一遍,讲什么至今我已经忘了)。最近再从一个将离职员工的口中听到,他用来描述我们的“店长制度”,他觉得需要更多的控制,但我却为这个制度颇感到自豪。

我们不单止不需要为此付出更多的控制,相反,我们还应该让更多的制度“失控”。

施永青先生二十几年经营中原地产的心得,有一个很出名的观点就是“无为而治”。人家问他,你们的地产中介店铺是不是乱开的啊,街头一间,街尾又一间?他笑答,“演变出来的东西,未并差过经过计划、部署的。像我请人,什么人都请,他做不下去,自己会走 。

“香港有一条波鞋街,不是政府刻意安排商户经营波鞋或背囊,而是在市场里大家谋生的过程中各自走位配合出来的。要是找来城市规划师,设计师,政府部门来做规划,多数是会失败。”

关于名著《失控》阐述的,其实是同一个道理。用我们学术上《市场营销学》的话来阐述,就是那只“看不见的手”。

商学涵盖的四大领域,消费者行为学、经济学、管理学、市场营销学,其实是相通的。所以,这个市场营销学的理论应用在管理学上面,完全是一致的。而且,KK还把这个理论,衍生溯源至宇宙万物。

其实一句话来描述,就是:你只管设计好一个生态,让他们去自由进化,不要去试图控制他中间的过程,建立过分复杂的规则,往往能产生最好的结果。

2017年,我们的绩效制度将会进一步更加的“简单”。

“精细化管理”

野蛮生长,无为而治,失控,这些理论往往其实容易引致另外一个极端。所谓的无为而治,其实只是“相对无为”。

我认为的精细化管理,是你虽然不要管,但前提你要创建一个良好的生态环境。这个生态环境,其实是需要包含一些简单的规则,以及可以让下属可以简单执行的目标、规则。

大部分人其实面对未知的领域,是不懂得如何解决问题,以及如何化繁为简。一头雾水,没有明确的指引下,其实会让人很容易退缩。

比如,如果你是一个主管,公司安排你的任务是100万,你拆分成每个销售人员10万,总共12个人,本来认为还多出2个人,应该可以完成,但如果你只告诉销售人员“你必须完成10万”,什么都不说了,那这个任务大部分基本上是完不成的。

如果你能换个方向,告诉每个销售人员,你每天应该在哪些地方,找多少个客户,打多少个电话,拜访多少次,这样员工有更明确的目标和指引,效果就大大不同。

听说史玉柱在推“征途”的时候,只用一招,就是雇用了很多销售人员安装一个当时最火的游戏,然后在游戏里面逢人便说,“征途挺好玩的, 去试下玩吧”。虽然案例和做法可一不可再,但这种精细化至可执行层面上的东西,只要方向没错,步骤足够简单, 一个很普通的人也可一步一步完成,那样最终便可以达至目标。

我希望不要用制度、脑海中的计划、或者我告诉你“必须这样做”去约束、管制员工的具体执行,要原封不动地和我想法中的实现一模一样;我只关注结果,但同时试图将这个结果分解成拥有明确、12345式的步骤纲要、实际案例和经验积累分享,提供给员工参考,让他们不至于在错误的方向上付出无用的努力,那具体的执行留给员工自主的空间。这个就是我理解的“野蛮式生长”+“精细化管理”管理方式。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