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Can’t Unsay

不能不说,不吐不快。

Cool Little Things – 简单,专注,乐于分享,做中国最坚持与颠覆的技术团队

1. 什么是Coollittlethings

Coollittlethings 是一个程序员的团队,同时也是一种Concept, 一种Spirit, 一种Direction。

CoolLittleThings是为了颠覆我们认为在现在这个行业里错的态度,而去坚持要走的一种新的思路。

简单-坚持仅从”存在的需要”而去做;坚持用最简单而恰到好处的技术手段去实现最复杂的功能。

专注-如果已经做得最好,我们坚持使用最好;但如果已经存在但做得不够好,我们坚持把他做成更好或最好。

乐于分享-不重复开发,毫不客气地利用别人现在的架构及接口,同时毫不悭吝地向别人提供接口。做每一样都很小很Cool,但可以组合起来很强大的东西。

2. 为什么会有Coollittlethings

我们是一班耐不住寂寞的程序员,我们经历和大多数程序员一样的困惑,Coollittlethings是我们经过大量的思考和实践的结果。

和大家一样我们起初也是对中国的软件行业缺乏信心,找不到方向,盗版横行,黑幕成堆,优汰劣胜,轻佻浮躁,虚妄概念等等……但是我们问自己,会永远这样吗?象Google这样的公司出现,点燃了我们的希望,做程序员原来可以这样,而且应该这样。

我们想要带给大家的信息是,要做软件,要做好的软件,仍然很难,除了要有工具,掌握工具以外,还要有好的思想。

因为这样的原因,所以有了Coollittlethings。

这个事情,注定很难,我们知道王石做房地产的时候也很难,马云做阿里巴巴的时候也很难,所以我们要对自己有信心。

3. 介绍一下Coollittlethings和我们的团队

我们是做软件的,我们暂时不是一个公司,我们现在可能只是一个Virtual Team,但我们知道我们有很天才的程序员,他们比现在主流的软件公司的程序员更优秀。我们的态度和普通的软件公司也有点不一样:

第一,我们厌恶大型系统,许多客户都希望把软件做成“十大杀人武器”,“拿你命3000”这样的软件,对这些系统我们会坚决say no,不管预算多少。我们强项不是做复杂的系统,而是把复杂的系统简化。

第二,我们不相信CMMI,这不是一个人性化的,符合软件开发实际情况的,好的标准。根据Joel的观点,软件开发仍然是智力密集型的工作,所以要人比制度更加重要。

第三,我们不相信最hot的炒作概念,不相信J2EE, .Net Framework这些东西可以一夜之间改变程序员的生活,即使是设计模式这样天才的想法也不能适用于任何情况,并且很快地开变软件开发的现状。

第四,我们认为软件开发仍然是有价值的,如果能力允许,应该尽量用正版软件。流氓软件也许可以一夜暴富,但有信誉的软件供应商,在未来是有价值的。因此,我们也不会因为惧怕丢失用用户而免费发布产品。

第五,我们认为现在的中国互联网是非常浮躁的,但我们时刻提醒自己戒骄戒躁,保持高度的耐心,继续坚定的推出简单,实用的互联网服务。

第六,我们相信未来不是微软一家独统天下的,因此Linux和Mac的软件也是我们的目标。

第七,在我们找到具体专注目标产品之前,我们要保持头脑鲜活,对创意的饥饿追求,并做言起行,立即行动,做创新的实践者。反对“坐谈客尔”。 不仅要有狂热的理想,还要有脚踏实地实践精神。

第八,我们知道还有很多象我们一样不安分守己的程序员,我们非常期待你们加盟。

http://www.coollittlethings.com

预告一下,最近在酝酿一篇新文,不吐不快系列之二,题目是唯心主义。

软件与互联网行业的事实与谬误

谬误1:互联网行业是金矿。

在该行业多年,接触的行外人不计其数,也帮过不少人做网站,普遍发现行外人总会有一个错觉:互联网行业是金矿。他们认为这是一个高科技、诞生顶级富翁、创业投资首选之地。加上人的好奇心,总想攻克自己不懂的东西,很容易造成一堆有点钱或无点钱的人蜂涌而至来到这个行业,要做什么,不知道,来了再说吧。

事实1:互联网行业是仍然是最混乱、创收最为困难、盈利最为微薄的行业。

相比传统行业,互联网行业的钱来得太琐碎,太少了。目前两大创收手段:向用户收费与广告,前者收得一般很少,几元几十元,靠的是积少成多,但积到多少才够合生创展卖一套房子赚得多。后者广告呢,貌似能收一大把钱,但细想真正能将广告卖到天价的网站有多少个,除了网易新浪搜狐TOM等门户巨头,打造一个门户花了多少时间多少钱,can u afford it?小网站或者靠一些google adsense来投一下广告,但钱比向用户直接收费还要来得慢。

谬误2:做网站只要把功能做得足够强大。

不少行外人认为,只需要做一个技术非常good,界面非常漂亮,功能足够强大(至少是人有我有)的网站出来(又称十大杀人武器),就能坐着等创收。我问过一些网站负责人他们的新网站凭什么取胜,他自豪地回答是我们的技术及一应俱全的功能。他们认为自己正在创造一个完美的产品。殊不知他们正在堕入一个完美主义的圈套。

事实2:做网站就需要把要解决的核心需求或服务解决好,就足够。其它的,不重要。

做网站就等于开一间店,只不过地点搬到了互联网。你可以开一间正佳,也可以开一间5平方米的小化妆品店;当然开正佳是人人的理想,但你要问你自己开不开得起。或者你开5平方米的特色小店,会更容易盈利?至少你不用买下一块这么大的地皮。

放弃你追求完美的思想,不要对一些不足以令人发现的细节很在意了;不要去抱怨界面不够漂亮,后台不够强大,用户体验不够好,你只需要回答你这个产品带来什么价值,解决了什么问题。想想:你从不会在意一家非常好吃的餐厅他的厕所漂不漂亮,或者是因为厕所很漂亮而去吃一家不好吃的餐厅。(我想起环市东路的37度2Paradise)

谬误3:产品设计应该市场人员指挥着技术人员。

市场人员在推广过程中极度讲究“用户体验”,他会认为这个产品不足够好是没有办法推的,或者将推广失利的原因归结到产品未够好。于是市场人员就搅和到产品设计中来了,在完美主义的圈套下堕入谬误2当中。最后市场人员变成了产品设计人员,技术人员单纯加工实现,由不专业领导专业。最要命的是有时连门外汉的老板也凭着兴趣与自信,掺杂到产品设计当中来。

事实上,在互联网行业大家似乎忘记了“市场营销”的本职工作应该是干什么的。洗发水的营销人员会去管他的洗发水是如何生产的吗?他只需要想把这瓶洗发水卖出去就够了。

事实3:互联网产品,产品、技术、市场、销售同样需要明确分工。

在传统的市场营销4P理论同样适用于互联网产品。4P里面是不涉及产品设计的,他里面的Product实际上是品牌包装设计。产品应该专心交由技术人员来设计和实现;当然产品设计是另外一项职能,他需要有技术根基。你能想像不懂煮菜的厨师来设计菜式吗?

市场人员应该是搞4P的,唯一涉及到产品的时候是需要产品特性或promotion来配合4P。销售人员则只需要卖东西就够了,他们不必管卖的是快餐还是洗发水。

谬误4:做网站最重要的是流量,先把流量搞上去就赢定了。

大家都知道流量很重要:流量带来VC(风险投资商)、带来广告(中国互联网用户不肯给钱的,广告才是唯一出路),三大门户都是靠流量取胜的。不管3721,流量做上去就赢了。于是我听说一个视频网站在一年需要花上一亿来维持,虽然没有想到怎么样赚回来,但赚到了中国第一视频网站市场占有率的头衔就已经很高兴。

事实4:盲目追求流量等于做烂市。

盲目追求流量可以用传统行业里的“做烂市”一词来形容,等于开一家不要钱的快餐店,看起来风光但实际上没有任何价值。很多天天爆满的平价饭店,却没有办法维持;一些人丁稀疏的高档餐厅做出特色,却赚得头头是道。

流量只是一个通往成功之路其中的一个标志,但如果以流量为目的,如何来想都是很奇怪的事情。可能你觉得你目光是长远的,一亿一年我都舍得花我追求的是赢在十年后;但事实上你是否创造了具备高性价比的流量,你花了一亿,是否带来了1亿或更高的价值。这才是做生意。

谬误5:做软件最大的成本投入是服务器、买空间。

老板们喜欢投资互联网行业了,因为觉得非常便宜,进入门槛低,买服务器、托管也只需要万来元。于是一下子买入上万的数台服务器,加上托管,占去90%的成本,毫不吝啬,事实上这时候连网站都还没有开始做出来。找人来做,觉得只是人力,不值什么钱,于是讨价还价,左比右比,压到最低价钱,生怕吃亏受骗了。

事实5:做软件要成功最大的成本投入应该是人。

《事实与谬误》一书里曾经提过一个观点,一个好的程序开发者效率是差的28倍之多。人才依然是社会上最稀缺的资源。为什么大家觉得在软件不值钱?因为大家的思维转不过来,软件看不到,摸不着,不如硬的东西来得爽和实在。这是当今社会普遍对技术与知识人员不够尊重的现象之原因,硬的东西投入很舍得,软的却从不考虑给予充足的投入来保证产品质量与开发效率。在当今软件开发过程中,影响产品质量,最关键的因素依然是人,而不是你的服务器有多贵。很多制度企图让软件开发不依赖于人(如CMMI),但至今未成功。

谬误6:软件行业是个不错的,高收入的行业。

一些朋友问到你做哪行,如果你答曰做软件,他们都投以羡慕的眼光同时认为你有不菲的收入。

事实6:软件行业目前仍然相当不成熟与不景气。

事实上软件行业目前仍然充斥着各种怪现象导致这一行低利润与不景气,同时你的收入相比其它行业实在是太没有优势。很多貌似不够起眼的行业,但赚钱却是如水银般泄入口袋,想拥有高收入还是不要选择软件行业。

谬误7:软件设计高手就是那些玩弄着高深的,谁都不懂的东西。

“高手”口中经常吞吐着一些谁都不懂的名词,不用Dreamweaver而用写字板,不用Excel而用Python,看不起PHP做WEB也要动用C++,动不动则三层结构。把人吓倒的背后实际上严重将问题复杂化。

事实7:真正的高手是用最简单、合适的各种技术工具,手段与办法,灵活地去实现产品功能。

事实上我们从来都不炫技。

 

以上文字全部由Kingmax Yang本人原创,仅代表个人立场,如有被击中,实属你的不幸。

人与自然

天天上班都经过先烈中路,这两天留意到两个墓道,一个是“朱执信墓道”(执信中学创始人),一个是“张达民墓道”(这个不认识了)。然后我在想,这些人这么牛B,能把墓立在广州的大街大路上,人人得而敬仰之,定必有过人之道。有过人之道就必定是因为有非常厉害的思想。那他们的思想到底有多厉害呢?这让我非常好奇,突然开始幻想自己能够回到以前一些特定的年代,和这些人去交流,看看他们有多厉害和现代人的思想在以前会受到怎么样的冲击。

思维一跳跃,我又联想到另外一个问题。现在的科技无疑很先进了,比以前不知道先进了几多百倍,但并不意味着我们的生活就要比以前的人要开心或者幸福。现在各种娱乐充斥着我们的生活,电脑、电视、电子游戏、卡拉OK…在以前,没有这些东西,人们照常有其它活动,出来吹吹风,吹吹牛,或者像我老爸那样一下班就游泳,晚上就一帮人打扑克…一样开心快乐,甚至更有人情味道。现在满街是车,出行是方便了,但没有的时候呢?骑个马也不挺好,还不用汽油不用电。吹空调在夏天貌似很舒服,但得来一堆空调病,感冒,干燥…没有空调呢,实际上如果没有高楼大厦,广州8月夜晚的户外还是挺凉快的,像我家的阳台一入夜便凉风阵阵,比空调舒服得多。

现在是吃得饱了,但又换来一堆富贵病,糖尿病,肥胖症,消化系统疾病..以前可能要挨饿,但挨过来到现在也是健健康康。现在的大部分工作都是对着电脑,或者开会、应酬、飞机差旅…有没有细想过是为了什么?如果没有这些现代化的干扰,每天的工作是在田野里辛勤地种着粮食,不更像是劳动,而且健康,自然?

可惜的是我们不能选择,人类是群体动物,现在你一个人跑去与世隔绝的世外桃源过着独行侠的生活是不现实也是不可能快活的。你也不可能凭个人或者一部分人之力改变已经跑起来的科技之车的轨迹。我们处于一个新旧交替的年代,飞速的发展掺满着未知对错但只能向前走。我们只可能适应。

我有点不爽当今貌似非常发达的今天仍然有很多疾病是没有很好的办法治愈的。爱滋,Cancer不谈了,小毛病如近视,颈椎增生,风湿,还有N多慢性病,是没有办法治愈,或者只能用一些很畸形的办法治愈。如近视激光准分子手术,他不是去矫正你已经变长的眼房和变硬的晶状体股肉,而是去把你好好一块角膜削薄。闻到自己角膜被削薄的烧焦味道,除了恐怖,还能说上什么。看完LOST,我觉得可能磁场可以医学界研究的一个新方向,在岛上那些人一个个都好了,原来不能走的,能走了;不育的,能育了;有癌症的,好了。那是自然的,把原来畸形引起的病变重回自然。

为什么我把这些东西联系在一起?因为我觉得人类发展科技的同时有可能失去更多,令整个社会畸形了,人在畸变的社会里也被畸形地改变了。我不单单指环境被破坏,而是整个生活形态都有可能从原来的自然到现在被畸变了。到底我们要追逐什么。

有时也会觉得自己在这里写写程序或者搞搞设计也是无什么意义的事情,如果以后够power,或者会选择去研究一下汽车的尾气到底对大气有多大的影响,又或者研究一下各种动物与我们的关系和作用。觉得自然科学才是真正的科学,远比坐在办公室编编程应付应付移动那些老总帮他们升官有趣和有用得多。可能作为一种理想吧,如果有一天可能我确实想脱离现在这个圈子,重拾回最初的对大自然的那份敬仰。

突然想起Hunter的那一句话,“先做婊子后立牌坊”,原来很有道理。我们需要有一些崇高的理想,但实现理想的第一步原来是先向现实低下头来。

格言

“他们一窝蜂挤在那条路上,互相竞争、推攘、阻挡、践踏。前面有什么?不知道。既然大家都朝前赶,肯定错不了。你悠然独行,不慌不忙,因为你走在自己的路上,它仅仅属于你,没有人同你争。”

前几天才注意天黑白光头的BLOG的个人说明的这一段话,看完回味无穷,简直可以上升到社会学浓缩版的哲学高度上来。 我们从小就生活在一个“挤独木桥”的状态之中,小学考中学,初中考高中,高中考大学,大学毕业找好工作。。。然后人生过了三分一,挤完一堆独木桥后,其实却不清楚独木桥后面有什么东西。

为什么一定要去挤?为什么一定要人家都一样?为什么一定要拼了命去念书,然后读名牌中学,名牌大学,之后找一份人工高福利好的工作,天天一样地朝九晚五? 虽然从小就开始思考这些问题,但庸俗的我其实也没有办法挣脱这一套社会的枷锁。

有时会幻想着自己提前进入黑白光头描述的那种”悠然独行,不慌不忙“的状态,却不清楚何时才会到来。

“他们一窝蜂挤在那条路上,互相竞争、推攘、阻挡、践踏。前面有什么?不知道。既然大家都朝前赶,肯定错不了。你悠然独行,不慌不忙,因为你走在自己的路上,它仅仅属于你,没有人同你争。”

真stupid

这两天都在广州移动开会,讨论他们的一个机楼资源管理系统应该怎么做。越讲越发现牵涉到的人和部门之多,人一多想法就不一样,又发现他们现在已经有的软件系统又有很多,重复,但没人用和知道,虽然这些系统很强大,然后他们的需求真是复杂,不是三言两言开几个会就能讲得清楚,这需要长期浸淫的时间与经验…还有,都在各想各的事情,想独揽功劳,搞创新突破,但又不清楚想怎么样。越做越觉得stupid。

回想起来有点意思,我毕业后算正式做过三份工,都在不同的行业,分别是互联网的网易,传统销售的三星,电信/软件的电讯盈科萃锋。三个行业都各不一样,好玩。而互联网则是相对公平的地方。传统销售各多时更受乱七八糟的因素制约, 如关系,财力。

而做软件,更加尴尬的是,你牵涉到了更多乱七八糟的因素,技术已经不重要。比如,阿头的升迁,部门的势力,行业的经验,利益的分成。用户要做一套软件,但需求却是你来写。今天之后我甚至觉得,行业或公司在流程上的管理软件,单纯的软件公司外包,已经没办法做得好,或做得能发挥作用。那些都是圈钱的东西,不产生价值。我在大学的时候已经碰过一次,帮一家公司做一个项目管理软件,做完之后虽然钱是收到了,但公司没有用得起来。很简单,我们不懂他的流程,没有真正理解到他们的需求。在这一点上来讲,我已经失败了,不论是否能给我带来金钱收益。这是一种作为创造者的挫败。

一间公司要成功地运用软件手段帮助自己管理,很简单,只能自己来做。随便外包一下,开会讲一下需求,显然难以达到目的。软件业发展下去何去何从,单纯的软件外包公司长远之计何在,依然非常confused。

简单生活

最近和两个朋友聊天,发现他们都有如连续剧一般的经历,一个是泡了一个美籍华人女朋友,有着电视剧般的邂逅过程,我们都渴望着他快点拉埋吃下软饭看有没有机会带携下我们,另外一个则是女方出轨,男方很很受打击,两人分手后女方后悔不已,终日以酒消愁,以泪洗面,此时男方则和一名海归女性朋友相识旋即相恋,但前情未断,依然苦苦纠缠。

感情是世界上最复杂的东西,其实有时应该庆幸自己有着平淡而稳定的生活与感情。再之前在另外一个朋友的BLOG上看到一篇文章,说的是“幸福的定义”,世人往往习惯将成功定义在财富的多少,而少有人去考究生活的平衡,你的家庭处理得如何?你是否有良好的健康?是否有关心你的朋友?

匆匆一生,牛人猛人太多,事业上的成功不一定会轮得到你,苦苦强求,逼自己太紧,非老板,经理,十万月收入不可,逼得自己精神紧张,不一定见得明智。转战追求平衡的生活,顺其自然,反而乐得其所。我就出生于平凡的家庭,虽然不富有但是很温馨,事实上其实也不一定比李嘉诚会差多少,我有自己的活法与享受。

可能这种思想会被大家批判老了,消极,其实谁没有年轻过,年轻时当然都有过幻想与憧憬,觉得自己将来如何是赚大钱,干大事业的人,如何发威,现在拿多少月薪不重要等,现在还是实际点,脚踏实地前行,不求一步登天与过人的命运,讲求付出回报体现价值,财富,应该来的时候就会来临的了。

唯缺憾论

近视度数深,加上近视史已经很长了,根治这个缺憾在小的时候就已经有了。那时候听说可以激光治疗,不过是成年人的事情,于是就一直盼着变成成人,然后能做手术把他“切”了。不近视的人可能体会不到近视的人的麻烦,特别是高度近视,离不开眼镜,戴着时间长了就难免不舒服,用眼累时更难受,运动时非常麻烦。所以激光准分子治疗一直是我一个心愿。

上一年的时候已经打听过这个事情,外界普遍表示技术的成熟与好评,更给我带来希望。因为之前脚伤的耽误一直没去检查,现在趁着五一于是我去医院做了一下这个术前检查。折腾了一大轮,检查出来的结果居然是,我的角膜厚度不够,不能做这个手术!

换来的当然是失望。很失望。心想一辈子可能都要眼镜陪着渡过了,你可想而知从希望掉到绝望是多么残酷的一种落差。但经过下午逛街时开小猜的调整,我突然想到一点东西。

中国古时候已经有中庸之道,华君说过现在也有最新的职场理论,说如果工作的最好是10,最差是0,那个最理想的工作不是10的那种,而是8或者9。如果你去得太尽,一切变得太完美,反而会不知道下一步怎么办。还结合了实例证明了这个理论,像苹果的老总,现在离开苹果后年纪轻轻30来岁已经变得迷茫,不知道怎么办,皆因之前来得太顺,太理想了。

突然想到这点,我就想通了,原来人也是一样,总要留些缺憾,只要这个缺憾不是太大的,就是最好的。第一人不可能完美,完美是不符合自然规律的;第二可能缺憾带来的追求其实就是平时所说的“缺憾美”。近视虽然是个麻烦事,但比起一些让人痛苦的病和不能克服的残疾,近视还有很多补救办法,算是最最幸福的一个缺憾了。

因此诞生了我最新的一个歪论,唯缺憾论。

生于网络年代

曾经听人抱怨过,为什么不早生十年,那个时候诞生了互联网的兴起,诞生了丁磊,又有人抱怨,为什么不生早20年,(或是30年),那时候诞生了房地产,诞生了李嘉诚,更有人说,古有丁磊,李嘉诚,今有何物,为什么我总看不透,猜不到?

我其实庆幸,自己生于网络年代,自己生于中国,出生于这样一个充满机会的年代,充满机会的国家。

一激动,于是将BLOG的副标题改成了生于网络年代。